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峨眉山的禅茶文化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文化 2020-02-14 75 0

  峨眉山茶,生长于峨眉高山上,以扁平直滑,嫩绿油润,清香高长,鲜醇甘爽的独特品质名扬四海。从唐代就很有名,据《峨眉县志》记载,唐代史称峨眉雪芽或峨眉雪茗,被纳为贡茶,是中国唐代的十大名茶之一。2009年,峨眉山茶获“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称号。

  相传中国宋朝时代,有位高僧到印度取经,途径斯里兰卡时受到当时斯里兰卡国王和大臣们的隆重欢迎,高僧无以报答,在友人的提醒下,他决定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峨眉山贡茶送给斯里兰卡国王和王妃。听说茶叶是专为中国皇帝御制的贡茶,斯里兰卡国王大喜,吩咐王子将国宝佛牙赠给峨眉高僧。

  高僧历经了南丝绸之路千辛万苦的磨难,终于带着圣物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峨眉山,看着眼前亲切的景象他百感交集,决定将这颗珍贵的佛牙供在峨眉山金顶上的华藏寺中,后来佛牙几经辗转,传到了万年寺,高僧的故事也被人们传开了。一时间峨眉山茶成了人们追捧的高级饮品。前来求茶、访禅的人络绎不绝,而这种生长在雪线之上的峨眉高山茶叶因与宗教有了联系,而被人们称作“峨眉禅茶”。

  峨眉山茶自古就生长在高山上,一直处在林茶共生的状态中,在峨眉山茶的种植基地,峨眉山物华天宝,适合各种植物生长,在海拔800米到1500米的茶园中,终年云雾环绕,生态环境十分优良,尤其是在农历10月,峨眉山上会有普降瑞雪,渐至冬深,茶园会被白雪覆盖,一派银装素裹,冬雪期一般会延至第二年的农历二三月份,这时茶叶会被一层冰雪包裹,晶莹剔透,漫长的冬雪彻底杀死了茶园中的自然病虫害,无需其它人工药肥。尤其是在清明前后的峨眉春芽,可以说是绝对上乘,品质最佳。

  据现代科技手段检测,峨眉山麓出产的茶叶可归入天然生态食品行列,这也使得产自峨眉山麓的“竹叶青”、“峨眉雪芽”、“仙芝竹尖”、“森林雪”、“一枝春”在中国乃至全国都成了响当当的茶叶品牌。峨眉山茶清香萦绕,佛魂所系。多年以来以扁平直滑,嫩绿油润,清香高长,鲜醇甘爽的独特品质名扬四海,一日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山中有林,林中有茶,茶林共生,深厚肥沃的腐殖土层是峨眉山茶生长的温床,加上雾凇、雨凇、雪霁等高山云雾的生态环境造就了峨眉山特有的天然生态绿茶的高贵品质。

  据专家介绍,大约7000万年前,原本是一片平地狱湖泽的峨眉山地区在大自然长期内外营力的作用下,原始水平状的沉积岩层开始发生变形、移位,出现了程度不均的褶皱和断层,到了距今约300万年左右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后期,随着大地的颤抖,山崩地裂不可阻挡的震撼,这里形成了新的地质构造,不断增大的断层规模,深深触动了基底的花岗岩体,大地的主体沿断层强烈抬升,最终形成了饿雄伟多姿,奇峰伫立的峨眉山。

  峨眉山奇峰峻峭,植被茂盛,独特的地貌特性和多种气候条件造成了植物垂直生长的多样性,使它成为了中国为数不多的自然物种的基因库。峨眉山山区云雾多,日照少,雨量充沛,最适合高山茶叶的生长,这是一片纯洁、清净的地方。丰富多彩的植被保护了峨眉山上2300多种野生动物,并为它们提供了生息繁衍的优良环境和各种食物。山中每年有5000多种植物的枯枝残叶,以及多种野生动物的残骸、排泄物等,富含多种天然有机营养成分,成为峨眉山茶最好的腐殖质养料。

  峨眉山是天下的名山,也是菩萨菩萨的应化道场,海拔3077米的峨眉山金顶经常是云遮雾罩,历来有“云上金顶,天下峨眉”的说法。这里的四面十方普贤的金色铜像有48米高,代表着阿弥陀佛的48个愿望。峨眉山山高林密,自然环境优美,自古就是修行避世的好地方,这里佛堂庙宇比比皆是,信徒们不但可以轻易地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享受这份安定与清幽,更可以从丰富的植物中获取用之不竭的食物,峨眉山茶便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物种之一。

  峨眉山是中国茶叶最古老的发源地之一,这可追溯到原始农耕文明的时期,它的茶叶有文字记载大约也有3000年之久。峨眉山茶从古至今一直与佛家相系,从未割舍开来,镌写了数千年的峨眉山茶事。早期推广茶文化的可以说是那些在山中修炼的道家弟子和佛教师徒。早在唐代,峨眉山万年寺中僧侣就自种自制茶叶,所制茶叶品味极高。千百年来,它一直以其清醇淡雅的不凡意趣受到人们的喜爱。

  据《峨眉山志》记载,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问津峨眉山茶的是汉武帝刘彻,公元前135年,汉武帝为了寻求峨眉山延年神仙的山茶,曾遣使祭之,欲制其药,也许是受当时交通的限制,也许是峨眉山茶生长在高山峻岭,当时还很稀少,尽管汉武帝派出了大量的人马,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佛教最初由西域传入中国,真正传播是在东汉明帝时期,这几乎与茶树的广泛栽培是同时的,而当佛教鼎盛于唐朝时,也正是中国人饮茶习惯开始的时期,这看上去很偶然,但实际上是饮茶与佛教的某种精神有了相得益彰的诉求。宗教讲究清净,茶正透出正本清源;宗教讲究苦修,而茶又是苦尽甘来,茶的品质完全体现出某种苦修的渴望。

  在峨眉山中日夜与茶园相伴的墓塔主人宝昙禅师,是600年前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表弟,他受皇帝之命从京城不远万里来到峨眉山重修光相寺(今万年寺),从那时起峨眉山上明太祖御赐的万株茶树之间经常可以看到这位皇族法师的身影,他与众僧人一道用劳作的汗水在茶树的岁岁枯荣里将佛祖惠及众生的意愿呈现给人间。

  身在京城的皇帝朱元璋赐给远在峨眉山修寺种茶的宝县御题诗一首“断岩知是再来身,今日还修为了因。借问山中何处有,清风明月最相亲。”晨钟暮鼓中,宝昙禅师圆寂,并选择留在了绵延的茶山之间,然而这并没有结束皇家、佛门与茶之间的渊源。那时的峨眉山茶除了作为贡品外,还充当高档礼品的角色,当一群手持“贝叶经”作为朝觐礼物的斯里兰卡僧人来到峨眉山时,万年寺住持则贻赠峨眉山茶以为交好。

  峨眉山下伏虎寺中充满禅机与茶韵的名字“离垢园”,出自清朝皇帝康熙的手笔,当年一杯峨眉山茶端到康熙皇帝面前,还没入口,茶香就使这位叱吒风云的马上帝王倾倒,连称好茶,降旨每两年向皇宫进贡一次,赐离垢园匾一块。皇帝的宠幸给峨眉山茶的生产带来强大的动力,到了乾隆、嘉庆年间,产区扩大,产量增加,达到鼎盛时期,一时间峨眉山通往外界的茶马古道上川音鼎沸,人流如织。

  在近两千年的佛教发展历程中,峨眉山成就了许多高僧大德,留下了丰富的佛教文化遗产。在峨眉山万年寺的茶房的门头上,“茶禅一味”是当年赵朴初题写的一块匾额,有位大师解释道:茶禅一味,茶者,真佛也。茶文化与佛文化原本是两种不同的文化,但却在各自的流转中相互渗透,相互融合,息息相关,这足以证明佛教的追求曾对茶的利用,文化的形成与传播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而茶也在日常的生活中给了禅僧们无穷的物质和精神支持。

  对在峨眉山中修行的禅僧们来说,产自峨眉山的山茶是普贤菩萨所赐的灵芽秀叶,天之贡品,佛之宝物。饮茶比那些看到的景色对自身来说要更加真实,更加确切。峨眉山茶清静高洁,体现出乐某种旁行而不流的避世的情节。峨眉山遮掩了这份安宁和境界。茶与佛在这里基于各自的理由一同扎根在了峨眉山上。

  2009年,峨眉山茶获“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称号,保护范围涵盖峨眉山麓的市中区、五通桥区、沙湾区、金口河区、峨眉山市、犍为县、井研县、夹江县、沐川县、峨边彝族自治县、马边彝族自治县。其中犍为茉莉茶、马边绿茶区域品牌已初见成效。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