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狗子有没有佛性呢?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公案 2020-02-09 210 0

  “狗子佛性”又作赵州狗子、赵州佛性、赵州有无、赵州无字。自古为禅师破除执著有、无之公案。

  赵州从谂(七七八-八九七)系唐代著名禅师,山东荷泽人,俗姓郝。幼年于曹州扈通院出家,往参南泉普愿,依止二十年,尽得心要。,其后历参黄檗、宝寿、盐官、夹山、五台等诸大德。八十岁时驻锡赵州城东观音院,大扬禅风。有学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吗?”赵州:“有。”学僧:“狗子既有佛性,为什么却撞入这个皮袋?”赵州:“因为他明知故犯。”

  后来,又有学僧问:“狗子还有佛性吗?”赵州:“无。”学僧:“上至诸佛,下至蝼蚁,皆有佛性,狗子为什么没有佛性”赵州:“因为他有业识在。”

  这则公案中,赵州禅师系藉狗子之佛性以打破学人对于有无的执著。宋代慧开禅师所编《无门关》,将此公案列为第一则,要求参禅者“参个‘无’字,昼夜提撕,莫作虚无会。莫作有无会。”并说:“狗子佛性,全提正令。才涉有无,丧身失命。”《密庵咸杰语录》中《狗子佛性》云:“狗子无佛性,杀人便偿命,楚痛百千般;因邪却打正。”《禅宗杂毒海》中一源宁曾颂道:“赵州狗子无佛性,万象森罗齐乞命。无底篮儿盛死蛇,多添少减无余剩。”

  狗子有没有佛性呢?说无为什么无?说有为什么有?有、无在这里都没有实际意义。有不能当有会,无不能当无会。这只是禅师方便教人的方法,所谓以楔出楔,并无实法与人。这种答问不定,有时肯定,有时否定的方法,禅林中非常流行。例如大梅法常禅师初参马祖道一时问:“请问什么是佛?”马祖道一答:“即心即佛。”大梅禅师言下大悟。大梅后来到别的地方弘法,度众很多。道一为了考验大梅是否真悟了,就派一名弟子去考察他。这位弟子见到大梅说:“师兄,你在师父那儿究竟得到什么道啊?”大梅说:“即心即佛。”这位弟子说:“现在师父不这样讲了。”大梅问:“现在师父说什么法呢?”这位弟子说:“师父现在说非心非佛。”大梅道:“这个老和尚,专门找人麻烦,我不管他的非心非佛,我还是我的即心即佛。”这位弟子回去向道一报告考察经过,马祖道一说:“梅子熟了。”

  有位在家居士问智藏禅师:“请问师父,有没有天堂地狱?”知藏:“有。”居士:“请问有没有佛法僧三宝?”智藏:“有。”居士:“请问有没有善恶报应和六道轮回?”知藏:“有。”不管问什么,知藏都答有。这位居士不禁怀疑起来,便说:“师父,您是否说错了。”知藏:“我怎么会说错了呢?”居士:“我问径山禅师,他都说没有,您怎么都说有呢?”知藏:“我问你,你有老婆吗?”居士:“有。”知藏:“你有儿女吗?居士:“有”。”知藏:“径山禅师有儿女吗?”居士:“没有。”知藏:“所以径山禅师对你说没有,我跟你说有,因为你有老婆和儿女啊!”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