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雁过留痕,愿举身与恩师共赴功德海!

  雷音古寺,药师道场。

  一众四海友人齐聚古寺。

  这座一千四百多年的古道场初建于汉代,兴旺于宋,毁于明末,几经兴衰,只能从传说“先天台后峨眉,大和尚万万五,小和尚不消数”来遥想当年“惊涛拍岸,一时多少豪杰”……

  寺前站立,与一千多载的它相顾无言,抚摸它门口明代的大石,它用长满的苔藓展示它历经的轮回,进寺率先看到的是通体洁白的弥勒尊佛,因为“殊盛之因缘,让我对它礼敬有嘉。寺中参天笔直的劲柏,仿若它亦用此明证它从未更改过的挺且直的道心,而随处的清泉亦若它洗客尘心之诚意。

  禅修营“餐风宿营”,道心有增。千年大殿无需金碧,自有它“苍云古齿之境”。凌晨站在古老的大殿中,静听沉稳中有激昂的风雷鼓声,心中“卷起千堆雪”……它待妙缮,吾亦有愿!我愿它药香扑怀,愿它于天下诸病苦,为做良医,愿它重现盛世欢颜……由此终于体悟曹雪芹笔法著名的特点:草蛇灰线,延伏千里。因缘前生已注定。

  时间瞬移,归程在即,恩师逐一法华经留言,凝望他赠我的四句法语,热浪席卷,“知我者,知我何求,不知我者,谓我何忧”,恩师知吾心。

  拉起行囊,雨骤激,廊下举目,知它又用雨势表情深,我亦回愿: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吾虽历尽千帆,归来仍少年……

  凝望此行古寺赠与一众的金箔之杯,凝望恩师开阔的字体,有句道:

  金杯饮尽法中情,

  雷音千载绕佛心。

  药师道场宏深愿,

  菩提发心佛子行。

  如果人的一生总不愿空耗,而愿雁过留痕的话,我愿举身,与恩师共赴功德海!

  余生,有意义!

  乙亥,夏末秋初

  小记雷音寺中行

  原标题:遇见 | 余生,有意义

  转自微信公众号:顿珠法师ask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