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南禅七日(10)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思想 2020-02-09 160 0

南怀瑾:南禅七日(10)【视频版】

 

南怀瑾:南禅七日(10)【文字版】

  唐宋的时候出家人,去出家的文凭,考试及格给你文凭去出家,现在你们出家叫“度牒”,就是拿张文凭,要考的,不像现在人随便,考取出家了有这个身份比现在博士大了,所以有一次他淘汰沙门,沙门就是出家人代号,而且要考,结果政府把有一个地方,在湖北,到处山里头都赶出来,在一个山里头庙子里搜出一个和尚,要考试《金刚经》、《楞严经》随便考,这个和尚哭了,跪下来,给这个主管官讲,这个哭了,这个主管说,师父你哭个什么事嘛,我也奉皇帝政府的命令要办,又不是对付你。他说不是啦,你不知道,我从小出家,学的是禅宗,在禅堂里打坐参禅,我没有研究佛经啦,你要叫我考佛经是一定考不取的嘛,你要我……考不取,你们的命令要还俗了,我不愿意还俗,我愿意一辈子做和尚学佛埃这个主考官内行的,面孔摆的很凶,同我们杨老哥一样,威严一摆吓死人,他心肠慈悲。他就跟他谈了几句,问了一点佛法,嘿!一看他真用功的,叫他写文字,一个都写不出来的,这个主考官就负了责了,好官,拿起笔来,把和尚的文凭度牒上面,写了四句话交给他,你走吧,就说我负责了,放一个。他说,“南宗尚许通方便”,南宗就是六祖禅宗,南方这个南,六祖在南方广东一带开始,南宗尚……和尚的尚,许可的许,通方便,“何事心中更念经”,何必心里头啊,心本来清净,还要加上一个,念一个什么经啊,读个什么书啊,这一下你们不要读书了,“此去比丘云水伴”,你现在走吧,我放你走,就通过了,还是给你当和尚,云水伴,“何山松柏不青青”,快一点吧,你到山里去修行去啦,不要给他们抓住就行了,哪个山上,松树、柏树不青青呀。真是好了不起,政治、哲学、文学都配在一起,南宗尚许通方便,何事心中更念经,何必加一样东西呢,此去比丘云水伴,就放人了,你去吧我负责,你这个比丘,云水伴,走到高山深一点地方去修行去吧!何山松柏不青青。

  好了这个历史的故事又讲到我们在厦门,大概是厦门福建的事了。有一次福建的这位,剌史唐朝的叫于幼,不管名字了,这个历史你们不懂啦,不是说你们不懂,这个话很抱歉好像傲慢,就是讲历史太麻烦了,就是一位当年的剌史,一路诸侯,管湖北,人家说有个和尚不守规矩,一天到晚疯来疯去在街上乱跑,不住好好的庙子,不晓得什么。这样吗,社会秩序不好,抓来。他很威严,一看这个和尚疯疯颠颠的,他就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啊,不说话,哪里人啊,不说话,哑巴吗,摇摇头,不是哑巴吧,为什么不讲,坏官就是……以前那,以前法律就是我,我就是法律,这要打人啦,他也不打,你为什么不肯说话,你会写字吗?会。你读过书的呀,会作诗吗?会。拿纸来、拿笔来,你写给我看。他拿了笔就写,怎么写,“家住闽山(福建)东复东,山中日日有花红”,而今山中日日,天天有花红,有花红,“而今不在花红处,花在旧时红处红“。美不美呢,好不好,诸位同学,你们通过吧。”家住闽山东复东,山中日日有花红,而今不在花红处,花在旧时红处红“。究竟是福建哪个地方人,格老子他还是不说,看诗呢,你看简简单单这个诗,这一首诗就美极了,这于幼一看就楞住了,痴和尚,这个头光得不简单啊,他就改了脸色。师父啊,你还是详细写一个啦。他拿起笔又写了,家住闽山,你就将就那个上面改了(指点写黑板的同学),”家住闽山西复西,山中日日有莺啼“,黄莺有莺啼,有莺啼,”而今不在莺啼处,莺在旧时啼处啼“。这位首长一看啊,不说话了,师父啊,你请吧,没有事了,没有事你请吧,这就是禅宗。禅宗不立文字,不立语言,但是要用出文字、语言的每一个表达都很高明,那么这位禅师究竟是谁,谁也不知道,到现在历史上只留下来这两首诗,知道他是福建来的。家住闽山西复西,山中日日有莺啼,而今不在莺啼处,莺在旧时啼处啼。人生境界就是如此,你去参参看,文学也在了,佛法也在了,换句话说,我是个和尚出家人,又没有犯法,就是这个样子,碰到这个好的官吏于首长,请吧师父,有数了,这是个高人。禅宗是所有佛法里的大智慧,不照次序,立地……,直指人心。直指人心,立地成佛的法门,谈何容易啊,直指人心,立地成佛。

  禅宗的一位祖师,就是宋代的,唐朝末年,宋代的五祖演禅师,不是六祖的师父五祖,这个五祖是五祖庙,是黄梅,湖北黄梅,五祖在黄梅,五祖过世了,徒弟们给他建的庙子叫五祖庙,这个五祖演禅师就是这个庙子的方丈。禅宗的大德。他的一生的说法,活泼泼的灵活的很,了不起一位,在中国文化史上,他是了不起一个人物,当然是和尚啦。有人问他,师父啊,我跟你学佛、参禅那么久,一点消息一点路子都没有,师父啊,佛法总有一条捷路嘛。快速公路,你告诉我一个方法嘛。啊!好,他说,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听埃有个小偷,本事非常大,是名偷啦,有名的小偷,这个儿子啊,想跟爸爸学这个本事,小偷的儿子。爸爸啊,你把这一套本事传给我好了。自己尽管做小偷,不喜欢自己儿子也做小偷了。他说你学这个干什么。儿子一定要学,他也没办法,好了传给你,晚上跟我来,晚上儿子跟著老子就去偷了,这个小偷,偷了一家,把窗子、门都撬开了,把儿子带进去,这个小偷找到那个地方了,一只箱子,大箱,古代那个箱子,放衣服柜子的,很高,很大,有我们这个讲台那么大,高,还要宽一点都有,有锁。这个小偷就把锁打开了,打开箱子,里头都是宝贵东西,还有好的,很好的衣服都在内,他叫儿子,当然不像我们讲话啦,爬进去,这个儿子就爬进去了,然后这个小偷把盖子一盖,把锁一锁,有小偷哦,就跑了。这下,这个儿子关在箱子气得……,叫你教我小偷,你还把我锁在箱子里头,还拼命叫有小偷。全家都起来,哎呀!有小偷,闹哦,一家闹得一蹋糊涂,点起灯子到处找,没有啊,奇怪,没有啊,这个声音哪里来,哦,是窗子,也……也不对了,是开过,是有小偷进来,小偷在哪里,找遍没有。这个儿子在里头要命啊,宁可给他抓住打一顿打死了也好,这个锁在里头要闷死的,儿子呢,怎么出来呢,这儿子急了,人急智生,所以普通话讲,人急跳墙,狗急跳墙人急就悬梁,就上吊了,怎么办啊?然后儿子听到一个丫头找到这个柜子旁边,柜子也好好的,柜子没有打开好好的啊,正在讲他里头听到这下有救了,他就在里头学老鼠叫的声音,吱吱喳喳,学老鼠叫,丫头说,不得了,小偷没有,这个柜子里有老鼠,哎呀!完蛋了。主人家说,赶快拿钥匙拿钥匙把柜子打开,有老鼠怎么得了。钥匙一打开,这个孩子呀,从里头一站起来,把这个蜡烛灯,一吹就跑掉了。这一跑回来啊,回到家里,这个爸爸是小偷啰,看这爸爸干什么,在家里睡大觉,躺在床上盖著被子舒舒服服的。儿子把他叫,爸爸你怎么搞的,我要你教我本事,你还把我关在里头,还叫小偷,你回来睡觉,你不怕我……抓去,关进公安局会打死的。爸爸说,不要啰嗦,你怎么出来的。他说,我有什么办法,给你关在里头正要命的,可是后来就是我学老鼠叫,他们把柜子打开,我把灯一吹了就跑了。毕业了,行了,就是这个样子。干小偷还有一定的兵法,还有一定的方法,只要你急中生智跑得出来就对了。五祖演给人家说,他说,你学佛啊,什么密宗、禅宗,只要你跳出来就对了,管你什么方法的,打坐,就这就是。你们要学禅宗吗,你看怎么学。所以有人说,修行之路,我们像一条虫,在这个竹节里头,你要从竹顶上爬出来,这个虫子在竹节里头一节一节慢慢的咬,咬多少年才爬到顶上,禅宗是个什么方法?牠不这样咬,这个虫子在竹节里头,横咬一个洞出来一下就爬到顶上了。所以你们要听禅宗啊,禅宗是这样一个玩意儿,你怎么样去学。所以达摩祖师当时传禅宗在中国,最后交代以《楞伽经》印心,以楞伽印心,楞伽经上,《楞伽经》也是唯识法相宗的最重要经典,也是禅宗的最重要,达摩祖师交代不是《金刚经》,《金刚经》是五祖开始才用金刚经,因为人的智慧低了。达摩祖师交代以楞伽印心。《楞伽经》重要一句话,当然很多都是重要话,以禅宗来讲是,以无门为法门,没有一个固定的方法,只要你开悟了,明心见性成佛,怎样都可以,是解脱嘛,心空解脱了,哪有方法的,有个方法,就不能解脱了,以无门为法门。

  我们好好坐一堂,我再来,供养诸位,再讲给你听,不是光听笑话的喔,我也蛮辛苦的,为什么讲这些给你们听,希望你们在几天以内智慧增长,自己真能够跳出来,这个牢笼,收好腿子上座。万缘放下,一念不生。

  (南师巡视禅堂,为大众纠正坐姿)

  这一堂坐得非常好,真是有点上路了,老和尚的愿力,禅堂也建起来,今后大家不管住禅堂或者自己,出家的同学们,自己修持,关于静坐修法,每天一定要规定自己,至少三次,早晨起床一次,晚上睡前一次,白天看你自己的时间规定。要自宁戒律不要别人管,自己管理自己起来,这样一路下去,一定会有成就的。在家的诸位居士、菩萨们,回到家里,把这个禅堂的这个习惯这个精神,变成生活里头一部分,非常美、善的生活,也是在家里早晨,不要忘记了还是在禅堂一样,早晨起床一次静坐,晚上临睡以前静坐,白天如果有空的人,下午午睡以后起来一堂静坐,起码三次。不是为静坐而静坐,静坐不是道,但是要想成道明心见性而证菩提,又非修静坐这个禅定工夫不可,同时为了自己生命的健康,平常少病少苦恼,这是最不花本钱的健康保养办法,同时把生活回家以后,规定调整好,也是生活一种规律,严肃自己的人生,严肃自己的生活,你慢慢养成习惯了,社会上的朋友们,家庭大家都知道,就变成一种风气很好埃至于静坐真正的用功想得到定的境界,我已经再三强调,从”安那般那“入手,出、入、息。达摩祖师禅宗的祖师到中国来,有四句话,做功夫方面他传了禅宗实际的四句话,做功夫方面,大家一般不注意它,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也就是达摩祖师给二祖神光讲的,用功修证方法之一,外面放下一切,当你两腿静坐,最好是随时,随时如此,外息诸缘,内心无喘,为什么用这个喘,喘气那个喘呢,喘,我们普通人认为是呼吸,在修道的功夫上讲,认为在喘气啊,哮喘病那个喘,内心静止了,呼吸也住了,内心无喘。心念,气一住了,念也住在息的境界上,一切杂念妄想都住了,昨天有一位外国同学提出来讲的,这个就是金刚经的状况护念,你讲对了。诸佛、十方佛、菩萨如何降伏其心,善护念之,这是一个正念存在了,三十七菩提道品的正念,这是正定了,内心无喘,心如墙壁,不是得了心脏狭心症了,什么心如墙壁,心怎么当墙壁,就是内外隔绝了,隔开了,外面环境再吵、再乱,没有关系,自己内心仍然清净,所以内外,心如墙壁,就隔离了,不要外形去出家,心出家了,那才是真出家,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并不是说,这就是道,就是佛法了,这样嘛,可以进入佛法的那个真正的三昧,中国医学道家的。

  女人十四第一次来月经,就是破了身了,不是完整的童身,在女性月经期没有来以前,在男孩子对性的观念还没有开始以前,男女两个同等都算童身,童身修行就非常快,这是佛、道两家所认为,童体修行非常快,因为不是身体关系,心的关系,此心的染污就不多嘛,那么道家强调是身体关系,所以一般搞哲学的认为道家偏重唯物修法,佛家是偏重心理的修法啊!唯心的修法。都有它的理由。道家修法认为破了身的女人,所谓七,七年一个变化,十四岁来月经,七七四十九岁,就月经没有了,老了,那么现在医学叫更年期,上次都讲过的,男人也有更年期喔,都讲过吧,你点个头也好嘛,如果你说我没有听到,那你再去听录音去吧,我才懒得跟你讲第二道。那么道家的修法为了练身体,因为譬如说,已经过了二、三十岁,四、五十岁的人,月经还没断的话,或者生过孩子,或者没生过孩子,要恢复到童体,就是修一个法门,叫斩赤龙。把这条龙,月经代表这一条龙,一个月来一次,要把它修断,所谓认为月经修断就恢复女性的童体,如果说这个女的已经超过了七七四十九岁以后,天然的更年期月经没有了,那么修行必须修得,譬如说六十岁、八十岁、九十岁的女性,必须要修得月经再来,来了以后又把他斩断,就要加两三倍的修法了,这是道家的一套理论。注意喔,我们现在的课题是生命科学,这个问题你问得很有趣,这里医生很多,有妇女月经这一科的权威大师、医生大师,黄医生在这里,还有洪医师啦,朱医师啦,这些什么师多得很,这几位都是大法师,朱大法师啦,洪大法师、黄大法师,都是大医师,在他们的学理上,他们都是正统的大学毕业,正统的拿到学位的博士,医学博士,就是西方这一套医学,不承认这个话,不是他们三个人不承认。在西方医学这个理论不承认,而且假使照一般的妇科道理,不管是中医、西医,这个女性假使一、二十岁忽然不来月经,好久不来了,那在中医还要吃通经的药呢,认为是病态,在西医认为也很严重,但是,有些病例也不一定,譬如有些女性天生不来的,一辈子没有月经,像我有一个学生就是这样,现在好几十年不见,大概活著应该是六、七十岁了,她一辈子不晓得月经是什么事,还有些女的三年一次月经,还有些六个月,还些三个月,这一类的女性,在中国的俗话叫做观音身,就是前生有修行的,或者是和尚、尼姑来投胎的,所以叫观音身,身体的身,那真是命好,一个女的没有这个,一个月麻烦一次,没有那真是观音菩萨,观音身。但是在医学上说,假使这样观音身的人结了婚,会不会生孩子怀孕呢,又是一个问题,科学问题,她可以没有月经,还有没有排卵的作用呢,所以佛法道都是科学啊,问题大得很,不能再讲下去,讲下去好像医学院给你们讨论上课一样,讲到这里答覆你这个问题,所以女性一定要先斩赤龙,才跟男性同等的修法,是道家一派的说法,那道家的忌讳多了,女性月经来了还不能打坐,打坐要出毛病的,都靠不住的,没有这一回事,当然你假使照道家的修法有为法来修,那月经来不应该打坐,你拿他有为法要修。如果学佛,空嘛,一切皆空,万念都不动了,那月经来打坐没有关系。

  怎么样是一念回机,这是达摩祖师的话,一念回机,便同本得。下面还有一句八个字,两句要连起来,那么在文字上先告诉你,回机,机者就是机关嘛,就是开关嘛,对不对,譬如我们开电灯,那个电灯按钮在那里,那个指头一按它就亮了,就是开了嘛,一念回机,就把这个机关一按,电就回去了就不亮了,这个譬方回机就是开这个机关,一念回机,你这个念头一起来,就把它关闭回到原来不起念的地方,当然是便同本得就对了,你现在能不能做到一念回机呢?一念回机就是这样,念头还没有起来不是压下去喔!念头一来就空掉了,回到本来空的地方嘛,假定你能够到达这样,是真的是这样,我不敢断定你,我没有看到你这个人,也没有看到你的修持。假定你真的这样,你下面问在平常生活中怎么应用呢,那你就奕应用更大了,一念回机,回到你那本空的境界,是心如明镜台啊,再高一点就,明镜也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就千军万马当中都可以去了,你就是布施众生,做任何事情一点都沾不住,因为你一念回机本空嘛,日常生活中活泼泼的,天真的、干净的,不受一切污染,就怕你做不到,你做到了你还写给我请问菩萨,我倒答覆你是菩萨,真的喔,菩萨,这样一个答覆你。第二句你问心不他驰的时候是怎么样,心不向外,他驰两个字,不向他就是代表外面,此心不向外跑,不乱跑了,你说怎么样,你还问我,心不他驰时是如何,你问我心不外跑的境界怎么样啊,还是问我,我的心,你问的人说,我的心已经不外跑了怎么样呢?对不对,你问的逻辑没有写清楚嘛,对不对,如果我用禅宗的答法,你说心不他驰是如何啊,心不他驰是如何,我要照禅宗答法,如果你在我前面,照古代的禅宗,你站在我前面合了一个掌,请问心不他驰是如何,我是禅宗大师的话,走了,不答覆你了,你心已经不他驰,你永远给我站在这里吧,对不对,心不他驰就好了嘛,只要不是昏沉,不是掉举,那还有个如何埃还有个禅宗,还可以个答法方式,你问我心不他驰时如何,我瞪著眼睛看了你半天,两个手一指,心不他驰,就完了嘛,这就是禅,现在不跟你谈这一套,你心不他驰如何这个问题你没有写清楚,不过你下面有,起心即乖,不起心如何做事埃动念即错,起心即乖,这是讲修定时候的境界,还要看修那一种定,用到这两句话,所以叫起心动念即乖就不对了。如果你要做事啊,那有不起心的啊,当然起心,那么你就参考,我告诉你,你参考永嘉大师禅宗集,里头后面的两篇重要,奢摩他颂同“毗婆舍那颂”。奢摩他就是止,就是三摩地啦,古代翻成奢摩他,就是三摩地,古代音,每个时代音不同,毗婆舍那就是观,永嘉大师禅宗集,他讲作功夫修止观,就不是普通一般的,走禅宗大菩萨的路线,你问得很好,起心即乖,不起心怎么做事啊,我告诉你,你去参啊,我引用永嘉大师四句话,这个你们大家用得到哦,尤其你们这些大居士,这里那位大学校长啊,那个海淀大学校长,诸位,诸位,大教授都在这里,你们很多做事的都用得到,恰恰用心时,我们国语念恰恰啦,广东话跟温洲话,ㄎㄚ/ㄎㄚ/,恰恰用心时,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那高明到极点啊,恰恰用心时,永嘉大师因为他太高明我就拍马屁啊,我们的同乡耶,同乡成佛了,又怎么样,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恰恰广东话,而这里广东同学,安安对不对,广东同学点个头是不是,安安啊!刚刚啦,恰恰就是恰好,恰到好处,刚刚好是,北方话没有,这个问题就是这样答覆你,都简单一点埃还有什么,有一位同学说,我们讲的,无梦无想时,他的答案,其主人公何在,他认为,第一个,无梦无想的时候,那个清净,那清净,一点,圆明,一点,两点了,不生不灭,三点,不垢不净,四点,遍满虚空法界的本体自性,一个括弧(主人公地无处不在的),真的啊?好,如果这样,你今天晚上睡著了,我拿个香板在这里拼命的打,看你醒不醒来痛不痛,因为你主人公无所不在,一定在这里嘛,对不对,你不要睡著哦,你睡著了,我拿把刀在这里舞,说不定把你头砍掉了,这一个理念、想像麻麻胡胡,佛法到底要实证,你这个理念那么讲麻麻胡胡,你大概是辅仁大学毕业的吧,唬唬人可以啊,唬人者骗人也,不过我是辅仁大学教过的,那个辅仁,天主教的,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我们提的,是无形无相的人,是分段生死,无形无相的人,好在我还会看,你这个古文我还会圈点不错,无形无相的人是分段生死,但是自己嘛,灵识是无形无相,下一次的生,投生的话是否还能得生得为人身,就无法可知了,可能是生为飞禽牛马等身,要以自己过去生死善恶业力来决定,哎!你太谦虚了,弟子认为父母未生时,是无法得知自己的本来面目的。这个不对,一般人是这样,我们学佛的就要追这个问题,禅宗所谓参就是追,追到了就会知道无父母真正的根源,这个叫做证得菩提,不然我们何必出家学佛呢,不是上当白受骗了吗,的确可以证得,这一点我只能这样贡献你意见答覆你。这一个,这一份功德圆满了。还有这份很长了,这位老兄的,时间不够了慢慢来,关于佛教的前途改革慢慢来,还有两份慢一点,下一次再答覆。

  禅宗大家都喜欢,听到禅宗打人的,用“棒喝”,棒,打棒子,棒喝,喝,什么叫“喝”,“喝”就是这样,否定的口音,否定一切,你讲什么,“喝”,否定了,这叫喝,并不说,啊……,那干什么,人不作学狗叫啊,那还叫禅宗,中国的佛法,佛法到了中国变成了中国文化了。否定一切,你讲什么,“喝”这叫喝,并不说,啊……,那干什么,人不作学狗叫啊,那还叫禅宗,中国的佛法,佛法到了中国变成了中国文化了,佛风都不同,不像释迦牟尼那个慈慈悲悲的,这个教育法大变,就是佛法的教育法,这个打棒子,什么人开始啊,我们四川老乡开始的,叫德山棒,临济喝。禅宗有名的故事,云门饼,赵州茶。四句话,这四位大禅师的教育方法作风各有不同,德山棒,临济喝,云门饼,赵州茶。哎!有些教育法,那叫做心狠手辣,这些大师们的教育法是心狠手辣,才能够教育出一代的宗师人才,教育一代的大宗师、大师,比培养一个帝王都难,所以佛家、佛门,佛教有一句话,佛门里头,出家成佛,非将相之所能为,也可以加两个字,非帝王将相之所能为。这意思说可以做大元帅,可以做好宰相,可以做好皇帝,不一定能够成佛啊,这个牛吹得多大,一点也不吹牛,老实话。这是我常讲的,我们要做一个英雄容易,做一个圣人很难,做到了圣人才是大英雄。所以像每一个佛的大雄宝殿,佛的殿上面四个字大雄宝殿,那才是个大英雄。佛就是圣人,圣人就是佛。怎么说法呢,我常说做英雄可以征服了天下易,统一天下,容易,征服天下易,征服两个字晓得写,征服天下易,脑子跟我这里反应,不要我看你才写。征服自己难,英雄都不能征服了自己。征服天下统一天下是英雄,不要征服天下,专门征服自己成就了是圣人,这个大英雄。那个大英雄好做,做外面的,为什么?征服天下的英雄,把自己的痛苦烦恼加在所有人的头上去。要征服自己成一个圣人,把天下人的痛苦烦恼挑到自己头上来,此所以差别在这里。所以说学佛成道非帝王将相之所能为埃可以做帝王、将相,不一定能够自己征服自己而成佛,征服自己多难啊,所以佛法里头六波罗蜜,叫忍辱波罗蜜这个“忍”,忍就是切断的意思,一切要切断放下,忍辱波罗蜜这个忍,你看这个忍字,怎么中文,中文怎么写,你看了这个字懂了中国文字,自己心里头插了一把刀,这一把刀向自己心里头割的,一切就割断了。所以禅宗大师们造就了一个佛、一个圣人,他的教育法是心狠手辣,尤其禅宗,

  佛法到了中国产生这个禅宗,刚才讲到,德山棒,为什么创下了用棒打人,现在用香板打人,这个记录呢,这个人叫德山禅师,四川人,唐代,唐朝的时候,唐朝那个年代慢慢讲了,现在不给你们上历史考据,他在家姓周的,姓周,那个周,他的五百年前一家人,周家的。他出家了,学问好得很,专门讲金刚经,他一上课听众好多哦,所以都佩服他讲金刚经,所以有人也叫他周金刚,专门讲金刚经,佛法学问好极了,后来他的名气大得很,学术、宗教,拿现代话来讲,宗教、学术,宗教哲学的成就高得很,名气很大,可是有人告诉他南方下江,四川人叫我们这些人脚底人,脚底下的,他们高我们低,所以我们这些四川老乡,那些四川老乡都很傲慢,讲我们脚底人,客气一点是下江人,不像我们台湾叫外省人,下江,他在长江的上面,流下来往下面都是下江,也是脚底人,这个脚下面的人。周德山,人家告诉他,南方下江啊,南宗有个禅宗,不讲学问不讲经教,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大为流行,其实禅宗开始呢,六祖的第三代才打开门的,打开门的也是四川人,就是马祖,马祖怎么悟道,历史慢慢讲给你听,听累了就放腿子啊,你腿子很累我嘴巴不累,嘴巴也很累,好好听。这个,他说,那还得了啊,这个简直入魔了,学佛多难啊,要搞个经教道理搞清楚慢慢修行,三大阿僧袛劫慢慢经好多生,好我生的修持才能成佛,这个禅宗说,明心直指人心见性立地成佛,那有这回事,那就是入魔了,拿武侠小说来说,走火入魔的这还得了,我非救他们不可,他发大慈悲就……自己挑了他的著作,金刚经的注解很厚,古代唐朝不是现在啊,每个字自己写的,所以他把稿子啊,一挑挑起来出川了,依四川人讲出川,离开了四川,下来到江西、湖南一带看这个禅宗,听说江西有个龙潭禅师,龙潭禅师,龙潭是个地方没有问题,这些大师古代出家人,就不要自己的名字了,取个代号就是了,什么圆观啦、中观啊,什么心道啦、道心啦,反正翻来翻去,法雨啦、雨法啦,总是这一套嘛,什么了不了的,了的法啦,法的了啦,都是这一套,反正……,这是代号,并不当名字了,因为不好名了,就表示自己不要名了,名利都不要,随便取个代号,但是他……但是他就不讲了,有些人就是出了家还是好名,这个话本来不想讲,到了这里,痰一样,不吐不快就吐出来了。他要去龙潭禅寺,准备好好教训这些禅宗的傢伙,什么不好好看经教读书就能成佛,结果挑了,一路走到江西,那个时候没有飞机没有火车,当然没有汽车,都靠走路的很辛苦,尤其出四川到江西来,不是走陕西那一条路呀,不是走秦岭呀,这三峡这一条路更难,很难走啊不得了的,你看李白,也是那个时代的人,写的诗,他也是四川,也可以算是四川人,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到四川这条路有这样难,不是现在。他到了快到江西龙潭地方,就是刚才我们一样,肚子饿了要吃点心,看到路上有个小店,一个茅草蓬搭的小店,有个老太婆,同我们今天一样专门做包子卖的,大概肉包、素包都有,这个老太太不打眼,出家人节省一点,买两个包子吃吃就好了嘛,他就把这个一套书,他的书名金刚经注解叫《青龙疏钞》,青龙,这个很不得了啊,这本书没有出版,当时老古出版社还没有上去,所以书还没有出版,是原稿疏钞,大家晓得他有这本书,很难得看到,当时没有出版没有印刷,古人读书很可怜啊,研究佛经,一个字一个字拿手来抄的,不像你们,你们现在太享福了,所以学问不好,还印好,像我们这一趟,还印了好几万块钱的经典来送给你们供养,你们拿到,将来不要去包肉了已经了不起了。

  我在台湾有一次印佛经印指月录,印我的书,印出来卖不掉,我有个学生做社会处的处长,实在卖不掉没办法,我说你想办法,你想办法,我说我欠帐,真的啊,为了印佛经欠帐,指月录,他说老师,我这个社会处长不能拿权力压迫人买书,我说谁叫你用权力卖书啊,你给我想办法嘛,你总比我认识人多啊,他就想办法,最后因为我真的借钱来印佛经,印指月录、禅宗,指月录怎么去台湾,历史因缘很奇怪,我还在成都,民国三十七年,三十七年冬天我还在成都,这个,这个……是冬天还是什么时间呀,这个我一个朋友,黄埔四期还是六期我记不得,叫刘乙光它专门看管张学良的,由上校看起,看到了官到中将才死台湾,我说你一辈子做官,我就想做你那个样子,什么都不要劳动,看一个人就看到中将,我说你真好,现在过世了,我们常说笑话,那个时候他把张学良,蒋老头子的命令下来,已经移到了台湾,张学良一到了都是他带一排宪兵,几十年就是那么看管,就是刘乙光,这些历史秘密你们都不知道,现在不要去宣传都过去了,张先生还在不好意思,不要乱……乱讲,讲到这里不能不讲,这个刘乙光就写封信给我,寄到成都,他说赶快买一部指月录,寄过台湾来给我,在台湾新竹,因为张学良先生要学禅,因为刘乙光呢,也学禅,也拜我们的老师袁老师的,所以说我们等于同学又是好朋友。你赶快买一套,寄过来,我接到他的信啊当然买了,在成都文殊院有个印经处,那个老的古本的木刻的,我就买了一套,包好航空寄到台湾,寄到刘乙光给张学良,等到我到了台湾以后,台湾是那个时候跟香港,香港我现在批评它是文化沙漠,台湾我初到的时候也是文化沙漠,这一切什么佛阿道啊,这些文化都是我一个人在这里闹起的,才有今天文化根根,台湾比大陆比各地都好,不晓得我有功劳还有屁劳,反正做了很多。这个,这一下我一看,禅宗一本书都没有,只有我有一套,张学良那里有一套《指月录》,刘乙光常常跟我碰面,我说那个少帅,大家都叫他“少”,“少”青年,少年那个少,元帅的“帅”,我问你们那个少帅啊,他还在研究禅宗吗?那他怎么行呢?他现在不研究禅了,所以张学良这几十年要什么书买什么书,要看什么买什么,要请那个教授来讲什么给他听,老头子呢,经费花得不少啊,非常舒服啊,我说唉呀,最好我跟他换一换,我还愿意这样一辈子闭关,要什么有什么多舒服啊,真是享福一辈子埃我说那好了,你把那套《指月录》拿回来给我,我说我还花了钱给你寄来,成本都没有拿呢,刘乙光说这个当然当然,我去拿来拿来,所以那一套指月录上面还有写的刘乙光,我拿来就给翻版印了,想弘扬佛法、禅宗,《指月录》谁也看不懂,禅宗,卖也卖不掉,我也背了帐那个时候又穷还不掉,所以我只好找这个学生做社会处长你去想办法,他说老师这个……这个除了我们跟你学的还看懂看看,怎么卖啊,我说我管你怎么卖啊,不能用权力压人呀,我说怎么可以啊,你去想办法行了,他最后搞了几个月总算卖了,送一点钱给我还帐,我心里想大概他自己啊,不晓得怎么掏腰包来,反正我也不敢问,问了问穿了,自己脸红嘛,怎么办呢?总算我把帐还了,我就管他呢,嫁祸于人,而这一下做英雄了,把自己的痛苦放在人家身上去,后来……先讲这一段,过了两、三年,因为我的讲学阿讲佛啊,讲禅宗,禅宗大为流行了,大家买《指月录》买不到,我就把那我个学生找来,叫聂公阳江西人,我说公阳当年还五十部《指月录》,我穷的时候还不了帐叫你拿去卖的,现在一定卖不完你赶快拿来,现在大家需要得很,他说,老师一本都没有了,我说你到那里去,怎么卖掉呢,他说,我没有办法,你叫我……,最后我给卖猪肉、卖牛肉屠宰公会那个会长,杀猪、杀牛的,给他那个商量,你们这里有钱,拜托、拜托买点书去,杀猪公会说,我们一个字也不认识看什么书啊,这个,这个……,处长你叫我们买书干什么,我们。他说,我有个老师印了书卖不掉很穷,我也没有钱,我们师生两个没有钱,你们屠宰公会有很多经费就拨一部分买一点书,做点好事,处长那么讲就买嘛,这五十部就杀猪、杀肉的,杀牛的,屠宰公会买去了,我说这样啊,我说真好,那个屠宰公会啊,杀生那么多买了佛书有功德了,现在他也不看你去拿回来,好好我去拿回来,过两天跑来一本都没有,我说到哪里去啊,气死了,他讲我问他们,你书呢?怎么分掉的,他说,包猪肉、包牛肉包完了,真实的故事哦,那是我干的事情妙不妙,还把佛经印去给人家包猪肉、包牛肉,五十本指月录包完了,一本都找不到,这都是真的故事,很有意思。

  现在回转来,这个《指月录》讲到周德山,周金刚到了四川,这个《青龙疏钞》挑来,看到这个老太婆,肚子饿了要吃点心了,把书担子一放,老太太,老板,我要吃一点点心,这个老太太呀,好像,不是我们汪曼老这个老太太,也许地江曼老故意化妆在那里,他一看这个和尚他知道了,心里有数了这个老太太,她说,师父你哪里来埃他说我四川来埃你挑的这一挑好像都是书嘛。他说对呀,都是书稿。什么书稿呀。《青龙疏钞》。老太太明白了,晓得他是周金刚,金刚经你们都看过吧,金刚经有三句要紧的话,你们先写好啊,佛说的,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这叫三心不可得,这就是说我们前一分钟这个思想这个心,前一秒钟过去已经过去了,未来心不可得,没有来的还没有来嘛,现在心我们讲话现在,现在,一讲现在已经过去了,未来没有来,过去心不可得,未来捉不住,空嘛,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三句重要的话。他说自己这个书箱里是《青龙疏钞》,这个老太太汪曼老一听心里有数了,他大概就是周德山,周金刚讲金钢经的,他说你这个书啊,师父你要做什么?他说我向你这里买一点点心吃,老太太说慢慢等一等,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你要点哪一个心?周德山愣住了,这一下给这个老太太一棒子打昏了,你讲这个经嘛,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你要吃点心,点那一个心啊,这一棒就给他打昏了,他说江西这个禅宗,这些一个还不出家的一个老太太卖点心的,都开口都是佛法最高的,最简单就是这样,把他问愣住了,他答不出来了,心里已经打鼓了。后来他到了龙潭,和尚的规矩一到庙子上挂单,先跪下来到客堂磕头拜佛,他在拜佛的时候啊,就讲了,久响龙潭,耳朵里龙潭禅师名气太大了,很久仰慕,影响我听到龙潭,久响龙潭,今到龙潭,龙也不见,潭也不现。这个很厉害啊,翻成白话的啦,久久是仰慕大名龙潭禅师,我现在到了龙潭地方,龙也没有看见一条,潭也没有看见一个潭水,换句话眼睛里没有人。老和尚这个大师啊,龙潭大师也没有见到究竟如何。这个龙潭大师站在他旁边他不认识,以貌取人,说他依法不依人,他依人取人了。龙潭大师说,如此,真的吗?真的是这样吗?如果你真的这样,许子亲到龙潭,你总算真到了龙潭了,如果是这样,“许”还有个许可的许,许,准许你通过了,许子亲到龙潭。真的龙也没有潭也没有,什么都空了嘛,你就得道了嘛,这一下,周德山完了,给这个大师这一棒一打下来,那么我又插过来了。苏东坡后来也学禅,学禅,拼命研究,所以有一首诗,他学禅,讲禅心得的境界,有一首偈子,东坡全集上是没有,外集有,他这首诗我插过来,怎么说得苏东坡比周德山迟个迟个两、三百年了,周德山是唐朝人德山禅师,苏东坡是后来宋朝人,不过我现在插过来讲。苏东坡讲学佛,禅的境界,悟道的怎么讲,“庐山烟雨浙江潮”,苏东坡也是四川人,我们一提都是四川老乡,四川老乡在文化上,都是领头的,“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没有到过庐山看过,没有到过杭州浙江西湖看过恨死了,听说风景怎么美怎么……总想去,“及至到来无一事”,这两个地方,杭州的苏堤西湖上就是苏东坡在那里,下放在杭州的时候修的,所以叫苏堤。

  庐山嘛,他也住过了,及至到来无一事,到了庐山、杭州看看,到了以后呢怎么样,“庐山烟雨浙江潮”,不过如此就是这个样子,这是学禅的境界,本地风光。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未,恨不消,恨不消,未到千般恨不消,及至到来无一事,庐山烟雨浙江潮。这个道理插过来这一段,等于注解了龙潭禅师答覆周金刚的话,周德山的话,龙也不见,潭也不现。这位禅师说是这样吗?那就许可你真到了龙潭,到家了。这一下,德山一听啊,跪下来拜师了,后来因此而悟道,简单的说,详细的你看五灯会元,指月录,尤其是最初的传灯录,这个上面都提到很多,这是禅宗的历史。周德山悟了道以后,他讲了两句名言,学问好佛学高有什么用,“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你们学学我啦,要学佛读书,重要的地方要点的句子,你看我不要你们笔记的,我要靠脑子靠心里头记的,现在一背就出来了。“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机枢,似一滴投于巨壑”,你看他的学问多好,出口成章,他悟道以后就把自己写的,金刚经注解青龙疏钞一把火烧了不出版了,没有用,他怎么讲“穷诸玄辩”,学问再好,懂得逻辑、哲学、宗教什么都懂,思考怎么辩论怎么辩证,用什么辩证法辩证这个真理,都不是真理,学问越好,各种辩证等于一毫一根毛在宇宙里头一样,那么轻,没有分量,那么没有用处,竭世机枢,枢机啊?他记得,翻过了。他说你用尽机关怎么好,就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都搞透了,透绝这个世界,等于一滴投于巨壑,等于一个大海,大的山谷里头,你滴了一滴水一样,有什么用呢,就是学问没有用,真正的悟道修持这个才有用,可是你们诸位年轻出家同学注意哦,不要拿周德山这两句话来自己标榜啊,他出口可以讲的出来那么好句子,你不一定哦,他可以著很多的书,你做不到哦,所以他后来的教育法,他喜欢用“棒”,用棒并不是要打死人,狠狠的打,他手里等于拿一个教鞭,你来问他问题,“啪”你一下,就是这样,所以叫德山棒,后来临济祖师你问他问题,他就给你一否定“喝”,声音很大就喝你一下,叫临济喝,云门祖师的作风呢教育法不同了,就吃点心的时候,吃饭的时候,跟他学的人很多啊,唐代的时候这几位大师门下,都是几百到一千,唐代的人口,并不是现在十亿人十二亿人,最多一亿还不到,那个时候地广人稀,所以他们门下跟他学的,几百、千百人是很大一个场面,每一次在吃饭的时候云门总抓起那个……,喜欢吃饼,薄饼拿起,大家吃饭的时候,他问这个是什么啊?大家同你们一样,一声不响一个都没有答,这个是什么,云门饼,这是一个教育风范。赵州禅师有人来,你想要见师父讲佛经都可以,真正问到禅佛法的修持,师父啊,真正的佛法传一点给我好不好,请喝茶,讲完了,你不懂,进去了,佛法就在喝茶那个地方。所以刚才吃了点心,我也请问一下你那个心,馒头点到哪那个心去了,吃下去点哪个心去了,还是过去心、未来心、现在心,如果你问我馒头点了哪个心,不要啰嗦起哦,我到胃上去了,点个什么屁的心,对不对,这是老实话这就是禅,所以禅宗的教育法,刚才告诉你真做功夫,不要喜欢听这些,所以禅宗的风趣、禅宗的幽默、禅宗的文学、禅宗的辩论、禅宗的哲学、禅宗的科学,有你写博士论文可以写,一、两百个题目,做博士论文的题目,多的是,真的不相干,真的禅宗要自己修证到了,随便一举一动,扬眉瞬目,就是。扬眉就是眉先声眨一眨,挑一挑,眼睛眨一眨他就懂了,扬眉瞬目即是。所以还有个禅师,唐代还有个宗族,一个太子来出家的,到了龙潭禅师,龙湖禅师那里出家了,龙湖禅师,他有一天修持用功很好了,跪下来问师父,师父啊,佛法那么多,我请问一个问题,他说你问埃如何是祖师西来意,达摩祖师来传禅宗传了一个什么东西。这个师父怎么说啊,手指门口外面有一座山,我们中国老规矩,大门外面一个山,摆在前面叫做案山,桌子一样,等于我们坐在这里,前面有一个桌子,他说你问这个吗?再案山点头时再给你讲,这是禅宗教育法,那这一辈子一百辈子也没有希望了,可是他就开悟了,待案山点头的时候再给你讲,就是这样开悟的。诸位你们说说看青年同学,这在那里开悟,开悟的呀,不要客气嘛,你不开悟也可以尽管讲嘛,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人家问,案山点头,才说点头头已点,案山那有点头时。就答覆他两句话,才说点头头已点,案山那有点头时。就在这里,就在本位上,我们现在点心也吃了,故事也听了,今天是第二天,第三天很轻松啊,这个不是打七,要打七你们两腿受不了,不是这样给你轻松啊,今天你看,快了,此中日日有花红,下座,座位摆好,走几圈。又是一个心来了,又要吃点心啦,行香,才说点头头已点,案山那有点头时。

  (大众行香)

  你看看外面街上车子响,汽车在按喇叭,零碎的杂音都很多,当你一站,什么都不管的时候,这个外境同你了不相干,你耳根圆明,非常清净,不要另外去找一个清净啦,然后,随时在行、注坐、卧,任何一处任何一点上,永远保持此心的安详、清明,三年、五年没有不成功不成道的,就那么简单就那么难,所以孔子也说,孔子传道给曾子曾参,曾子是最诚恳的学生,现在那些人乱用他的名字,有一天孔子站在那里看到曾参走过来,曾子,大概就是我们这样行香啊,规规矩矩目不斜视,端端正正,孔子就叫他了,在论语上的记载你们就看到,参乎!曾参啊,他不晓得老师站在那里,他一叫他名字,他一抬头一看,唯!就是(曾参),是,孔子抓住那个机会,参乎,吾道一以贯之,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时候,就是这一念清净就对了,所以叫一以贯之,就是这个,一以贯之,就是这个,一路下去就对了,就是这个样子,一路下去就对了,所以叫做一以贯之。现在乱来了,变成一贯道了,这是孔子传曾参。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论语上)唯。是,知道了懂了,等于曾子悟道了,唯,是。下面两句怎么说呢,曾子出,老师当时抓住机会传给他,指点他就是这个,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曾子说,答覆了“唯”是了我懂了,曾子出,回头他出门了,离开这个禅堂一样,门人问,其他同学跑来,喂,你刚才老师对你的那个态度不同耶,好像传了你密宗了,门人问究竟传了你什么,曾子曰,曾子只好对这批同学啊,点心没有吃饱呢,晓得他不能懂,就变了一个法,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老师没有别的秘密告诉我啊,好好去做人啊,好好去做事。忠,后世以为是忠于帝王、忠于领袖、忠于别人,忠于长官、忠于太太、忠于丈夫,对个人而忠,把“忠”字,中国字解释错了,忠,你看中央的中下面一个心,良心摆在中间,对于任何一件事情,没有不尽心,没有不尽力的,这个谓之忠。以为忠臣孝子非要杀了头才变成忠臣,那才是狗屁的中国文化,当然会杀头,为了真理前面,自己性命都不管,就是忠于其事是谓之忠,做人。恕,女孩子的心情一样,女孩子呀心肠软的,本来生气得很,小姐你很漂亮,妈妈你不要生气,是嘛是嘛算了算了……,推已及人,替自己想替人家想,你看那个恕字,女人下面一个心,我们讲骂人的,你这个妇人孺子之仁,我说你不要乱骂了,妇人孺子之仁,那就是慈悲心的开始啊,你没有妇人孺子之仁这一点,你还做不到呢,所以那个“恕”对不对,女字下面一个心,心肠软一点,不像我们这些男人死硬的心肠,上座。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