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南禅七日(18)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思想 2020-02-09 144 0

南怀瑾:南禅七日(18)【视频版】

 

南怀瑾:南禅七日(18)【文字版】

  破山禅师,字也好啊,那真写的,那个字我真觉得是学不到的。对子、诗也好。破山禅师是明朝末年的人,满清入关了,打进来了。他走了,他跑回到四川。四川人。他的皈依弟子是那个女将军,反抗满清的叫什么?不是梁红玉,清初的,秦良玉。秋瑾是民国时候的。那个张飞和岳飞俩还打架呢。隔好多个朝代呢。秦良玉是他的皈依弟子,他跑到秦良玉那里,躲到去了。张献忠杀人杀到重庆,杀到四川人,都几乎杀光了。秦良玉这个女将军这一部分,张献忠打不过来了。张献忠杀人如麻,把女孩的奶奶建成一个塔。把女人的奶奶都拿下来,给我建一个塔。把女人的小脚砍下来,建成一个塔。这个塔很高啊,缺了一个塔顶,找不到那么漂亮的一个小脚,他最爱的姨太太在旁边撒娇嘛。撒娇不要乱撒,她说,你看我的小脚行嘛,行,砍下来,就建塔。这样杀人如麻。但是他请破山禅师,请这位和尚来见他。破山禅师说,好,我见你。徒弟们说,师父啊,这个魔王杀人如麻。不要紧,我去,感化他。破山禅师来了。张献忠说,他说,你不要再杀人了,不准杀生了。张献忠说,可以。你吃荤、吃肉,我就不杀生。他说,真的哦。真的。拿肉来,破山禅师就吃了。张献忠就不杀了。

  所以重庆后一段,有这么一个厉害的禅师。它是一个跛子,有一条腿瘸的,跌伤了的。怎么跌伤呢,他年轻的时候同你的一样。在妙老那个闽南佛学院出来的,也打过禅七的,然后天天打坐。打起坐来就昏沉,就这样,昏沉去不掉。然后出川,离开四川,找密云悟禅师去。密云悟禅师是明朝的大师,也同六祖一样一个大字不认识,砍柴出身的。最后大彻大悟大祖师,密云悟禅师那还了得了,在宁波天童寺。他从四川跑来,要到他那里参禅学习。离开四川路上一路也修行,在四川湖北这一带,那个蜀道之难行,四川那个时候走路多难埃他在高山上面一边走,休息时候就打坐,悬崖上那个山路很高啊,昏沉了。跌下来了,山顶跌下来。一个力量把他送上去了,没有跌倒。半空中把他送上,还是坐在那儿。他晓得了,阿弥陀佛,哪一位菩萨给我护法的埃空中一个声音说,我是韦驮。韦驮菩萨,你怎么那样慈悲,把我救上来。因为你修行啊,真修行,所以就给你护法。所以韦陀菩萨是这个婆娑世界负责护法的。所以大庙子,韦陀菩萨大丛林下,佛在大殿,韦陀菩萨站在对面。十方丛林可以挂单的,韦陀菩萨这各降魔杵,对佛合掌横在掌上。这就是十方丛林,大家可以挂单。如果站在那里,如果站在那里是这样子,就是子孙丛林。可以给你挂单也可以不给你挂单。所以塑韦陀菩萨一看哦,这里是十方一个韦陀菩萨对到…当年韦陀菩萨站在佛的旁边,这是相传的故事。那些和尚、比丘尼,不守戒的,就打死了,给他打死了好多。佛说,你不行耶。你这样,我的弟子们,将来佛法造就没有了。你这样干。他说佛啊,这些人不修行的应该…这魔王要打死,不可以,以后你这样,你给我站在我对面。不要看和尚的面孔,那个慢慢修行的嘛。你就看我嘛,所以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所以他站在佛的对面,就不打了。看佛都是对的,看别人都不对的。当年我那个老师,就骂这些出家人。气起来就骂,你们知道释迦牟尼佛把法交给你们,同时也交给我们,交给我们一条鞭子。你修的好就对,修不好就…就是这样。讲破山禅师这一下,韦陀菩萨把他送上去。他又打坐,又昏沉了,跌下来,跌伤了。腿跌断了。他说,韦陀菩萨啊,上一次你给我护法,这一次怎么给我跌倒了。韦陀菩萨空中讲话了,因为你很修行,所以我给你护法。你山顶打坐跌下来,我给你送上去。可是你一送上去,你起了增上慢心了。我真修行,韦陀菩萨给我护法,所以你已经骄傲起来了。所以该给你跌伤。所以就跛一只腿。后来回到破山,牛头山,后来回到四川。所以他那个地方,我后来去过。在川东(大竹县),双桂堂破山禅师得道常现在再回转来讲,他字也好、诗也好。坐了一副对子,刚才打引磬,我想起来。山迥迥、水潺潺,片片白云催犊返。风潇潇、雨飒飒,飘飘黄叶止儿啼。太好了,那个字啊,真美呀。

  他用的都是《法华经》上的典故。《法华经》上佛说的,催犊,犊,就是小牛。所以我在打引磬,想起这件事。为什么打“片片白云催犊返”,你们这些大乘菩萨的大白牛,点心吃饱了赶快回来啊,上堂修行埃“飘飘黄叶止儿啼”就是《法华经》上说的。《法华经》佛说,一切佛讲的法门,都是空拳诳小儿,都是黄叶止儿啼。你们就懂了,什么禅宗、密宗、什么宗…唯识、法相、中观,都是这些东西。怎么说空拳“诳”,言字旁边一个狂。骗,小孩子哭了,没办法了。不要哭,不要哭,来,这里有糖,你不要哭。或小孩子玩火,不肯放下。不要玩…来来,这里,我手里有个东西给你,比你那个好玩。实际上来了,空的。只要使他不玩火、不哭,就对了嘛。所以有时候小孩子哭了没办法,拿一片树叶子,秋天掉下来,不要哭,这是黄金,不要哭。你看这个多漂亮,拿给爷爷去看。然后小孩子高兴跑来,把树叶子拿走。就高兴了嘛。一切佛说的法门都是指黄叶为黄金埃指黄叶为黄金,为止儿啼而已。因为小孩子哭了,没有办法。他就指着黄叶就是黄金,只要小孩子不哭了,达到目的了。所以参禅、念佛、念咒子、练气脉啊,做功夫等等…飘飘黄叶止儿啼。这就懂了吧。什么唯识拉、中观啦、法向拉、相法啦,都是,飘飘黄叶止儿啼。所以拿起引磬一敲,心里想,片片白云催犊返。大家来了,到禅堂干什么?自己,飘飘黄叶止儿啼,你们都悟了,对不对?说悟了就悟了嘛。当然那个误字是言字旁一个口天的误。口的下面半个央字那个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那个“误”,都误了。

  有一点,民国以来满清推翻以后,民国以来,几十年七、八十年都在办佛学院,把佛学变成一个普通的学问。变成哲学,不值钱了。真正佛学院为什么学各宗各派,唯识、中观、般若各宗各派等等,要你了解干什么。我们要知道,佛为什么说了那么多学问?佛为什么说了那么多学问?后世分了那么多宗派?佛的目的为什么?是告诉你们懂这个道理,好修持埃好成佛埃修持的方法,后代光晓得变成玩嘴巴讲学问啦。佛学院毕业了以后,我也佛学院毕业,那我的同学在旁边的,随便找一个譬如,都是住两三个佛学院毕业的,天天挨我骂。问题是你要把学问变成实行。这就是科学,生命。佛学就是生命的科学,告诉你理论。你把它当学术来讲,你呢,你自己呢?你空,空得了吗。有,有的起来吗?那佛学有什么用。那我何必,讲西洋哲学比你这个高明埃科学比你这个高明啊,拿出证据来的啊,那你佛学高明在哪里呢?我们讲佛学就是要拿科学来求证,拿身心来试验。

  所以办佛学院的精神,你们后面的王主任啊,这些哲学系主任,都一辈子发心为佛教的教育而努力的。这个观念要把他修正过来,不然我不办。办佛学院就带到实证作功夫的配合,不能这样,绝不收学生,重质不重量。现在你要重量,要出家的多的很,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太多了。因为出家舒服嘛,可以逃避现实嘛。这个道理,我是讲老实话,真话。老实话是很难听的,但是忠言逆耳,好的话,耳朵里很刺耳,听不进去。但是真的哦。我们诸位,这个我不是对闽南佛学院来讲,我对全体得道理跟大家,这里有心办学的很多。后面大学校长、教授都在这里。所以我们真正办一个是修证的佛学院,并不是故意标榜,本来佛法为修持嘛。才讲唯识、法相,所以我们今天早晨,因为这个机缘,一个人一个条子,就坏了我这张嘴巴。就把中观啦,大概介绍一下。我讲的对不对,不知道。据我所知,奉献给大家。要注意,我是要配合修持讲。有一点不合修持路线,你是空话。科学的精神就要实际。这叫生命的科学。就要实际。)那么刚才讲到唯识的重点,我们有大科学家医师们坐在这里。就讲这个八个识,心意识。五十年前我开始,我们年轻时学佛法,包括西藏的,争论的非常厉害。第六意识认为变成胎儿以后,这个第六意识以脑为主,碰到朱医师的问题了,以脑为主。所以脑,现在有人坏了一半,或者开刀了,那个朱医师昨天晚上报告的,经常有。或者有些人生了病,出了车祸,脑震荡了。躺在那里,十几年也不死。你说他是活人吗,死人?大小便,喂他吃,变成植物人,像一棵树一样。这就是脑受振荡,第六意识昏迷。就是我们讲《瑜伽师地论》,前两天跟你们提到,我要考试了,提到无心位。这个心指脑部意识、思想,有几个无心啊?无心位,无心位有几个?佛的分类,现在我不问你们这边,老是把握的钱赚跑了。我问这一边了,无心位有几个?你这边女菩萨们,拿出钱了。这一边看到修行很乖,慧力要注意。这一边修行非常不乖,定力要注意。告诉你,五位。五想定、五想天、涅槃境、闷绝。就是脑震荡,躺在那里变植物人。脑子坏了,晕过去了,闷绝同睡眠。无心这五位,这个无心所以讲意识状态,那么这个那脑死亡意识没有了,人还活到的,所以现在全世界争论一个法律,还没有定下来,安乐死。医生都会,看到这样痛苦,几十年躺在床上,是一个活的死人。何必让他那么痛苦活着呢,究竟那个活死人的心里觉得这样做对不对,不知道。现在全世界上宗教,安乐死或用一针不痛苦的,打一针就走了。可是呢,很多宗教家、哲学家,很多女人反对。他还是有生命的,不能让他死。所以现在全世界包括美国、全世界,安乐死,这一条法令,还没有定下来,不敢定。大家都在争论。那么当军人在战场上,常常碰到这个事埃一个受伤了,死不了,痛苦的万分。打败仗,碰到同事,哎呀,老李阿老王啊,拜托啊补我一发子弹啊,实在看他痛苦。兄弟啊,对不起啊,我送你走吧“碰”一枪。看他太痛哭了。所以你要晓得,求生很难,求死也不易埃这些问题,你们学佛太安详了,天天有素菜包子吃,还有韦陀菩萨护法。那里懂得人世间的痛苦,天堂地狱都在眼前。所以讲到这里,第六意识在脑。第七识在哪里?有些讲气脉之学的,认为在中脉。还有第八阿赖耶识呢?第八阿赖耶识同生命的关系在什么地方关键呢?这都很实际的。所以不过你们讲佛学没有碰上啊,你碰上大科学家,他们是学佛哦。现在大科学家很多,在学佛哦。都很努力,自己专修,偷偷在学饿。但是不会跟你们来讲,跟你们来讲外行啊,够不上嘛。懒得跟你们来谈,而且你们不懂科学嘛。

  所以我们要知道佛法、佛学、佛教要弘扬,昌明在未来21世纪里头,你还非扩大胸襟,懂一切学问,懂一切科学不可,更要把唯识这些研究透。所以这些我们几十年前接触过讨论了,你们大概没有接触过。第八阿赖耶识究竟在哪里?因为你去后来先坐主公,一个精虫、一个卵蛋,这个男的精虫碰到这个卵蛋,有五、六亿哦,大家在斗争哦。这个蛋,正好被这个精虫的头一撞,还有有力量,很勇哦,把这个卵壳冲破了,钻进去,受胎了。这个其它多少亿的精虫,都满满的死亡,没得希望了。这个时候你意识,这个阿赖耶识,配合种子入胎的时候,他第一个七天变成什么,他现在的这个身体,这一部分功能到什么,死的时候,留下的指甲、头发,这些骨头。没有说,阿赖耶识是同物质世界是一体的。你们说舍利子有什么稀奇,我们的指甲留下来保护的好变成化石。普通人还是变成舍利了嘛,头发,对不对?譬如说一个人脚坏了,如果开刀,这个骨头斩掉,好好把它保存起来,坐标本。他变成化石了,它也没有灭亡埃那么现在你打这个地方,打我这个断了的腿,这一边痛的。那一只腿摆在那里,你再打它,他不痛,那也是我们的生命埃阿赖耶识所变得。这就是科学问题埃朱医师,你说对不对啊?这些问题就要研究啰。佛法是科学哦。所以叫生命科学。那么还有个病例,现在在美国,一个人,这个腿啊,有个病,常常要打针的,不打就难过。结果这个腿锯掉了,锯掉这一节了,可是这里空的啰。可是周期性的,他到那个时候,感觉这个腿还在、还痛,很难过,还是要打针。结果医生来了,在这个地方,腿在这里,那个锯掉,在这个空的地方打一针。他身体对了,不痛了。是真的,这叫科学。所以你们要…佛学的实验都在这里。你现在要真办佛学院,我假使真要办,就要办科学院的佛学院。譬如现在的光学照相,一个人坐在这里,我们大家全堂坐在这里,统统走开了。二十四个钟头以内来照相,都还找出来。当然这种光学的照相机,中国还没有。外国还很少,很贵,新发明,将来会普遍的。这个椅子你坐过,走了以后还有,拿这个生命,这是光学,还是灵魂学?还是阿赖耶识功能什么呢?那么如果说这是实在的,可是我们人,自己现有的生命,不要等死亡,就可以自己唯心。佛法讲的,万法唯心,一切唯识,是对的。对要怎么去实证他呢?这个时代,不是两千年以前埃所以现在的光学已经…三十年前,我那个学生,一个农学博士朱文光,死掉了。他书著作还在,找那些资料收来,这些资料有些可靠,有些不可靠。人现在脑子里想什么,一个照相机一照,已经知道了。你有好念头是什么颜色,红的、黄的,同什么,如果你动坏念头,黑色出来了。那是真的哦。譬如我们讲贪嗔痴慢,嗔心发了脾气,如果这个人发大脾气的时候,有一个医生做试验,旁边马上静脉抽血,那个发大脾气的人,抽血抽出来。那个血验出来,就有毒了。这个唯心变得哦。血就有毒了,譬如一个杀猪、杀牛,那个猪上来,到杀下去,牛哀叫的时候,所以这个血有毒了。它痛苦恐怖也气嗔心,血液就变了。这都是科学哦。那是唯物的,不是你这个唯心的。那么我们说,这是唯心唯识变的,那你就要求证了。所以讲学佛做功夫是这里啊,你以为我把它改成生命科学,是赶时髦埃那是真的埃因为怕你们专门搞这套佛、道啊,对于普通的学问不懂,科学也不留意,只好,不给你讲。你今天有人提起这里,说到这里才告诉你们埃所以很严重的问题呀。你中国文化、佛教文化,想对人类有帮助的,在这个地方,光是办一个佛学院,大家头剃的光光的,不怕天下荒,只怕头不光。然后有什么用啊,你对未来时代,你应付不了埃你要伸手度人,你伸个什么手埃。

  你们看到吧,观世音菩萨千手千眼,每个手里头有只眼睛埃我们看到就拜呀、烧香,烧香就是抽香烟嘛。你问台湾来的同学们,我那个禅堂、佛堂,不烧香的,等于说我自己那个时候,我自己也不抽烟了。因为我抽烟,不抽等一下我去休息,入定去了。不算入定,休息去了。我跟你们讲什么,就是刺激它提出来。所以这不是好东西。庙子烧香烧多了,不是空气染污埃为什么没有想呢,你看那些庙子正月,尤其中国人,大把的香,每一个大庙子的,佛堂前面进去,呼吸很是问题,这就是空气污染。一定要烧香吗,佛经上告诉你烧香。现在我,你问这些同学,都跟着我。我马上找一个学化学的,买檀香精来,制成檀香水。几个钟头,哇,一洒。这个佛许可的啊,所以烧香、涂香、末香,几种香,对不对。看到过没有,佛经。所以佛经里说,进来就香花供养。中国人以前弄个香烧起来,譬如檀香,告诉你怎么烧,没有烟,不让空气污染。怎么烧?是科学,它也是文学。你们读书都看过的,依考就考不出来。出在《浮生六记》上面,那个女孩子最会享受,檀香烧在,有香味没有烟。她放在饭锅上一蒸,香味就出来。空气里头都有,烟没有。这就是智慧聪明人。可是我们现在呢,喜欢,搞习惯了,画一个老和尚打坐,一个道士,前面一个香炉一定有冒出空气染污的都来了。为什么讲这些乱七八糟的,现在是讲到哪里,唯识的这些道理,讲到阿赖耶识究竟在哪里?身体上面,所以为什么那么讲呢?诸位,同我们打坐都有关系,绝对修持有关系的。我们坐起来有许多境界,看到光呀、许多幻想,独影意识作用。知道了就好,不要说哦…真的,所以在这里搞错了,就是走火入魔。那为什么认坐的好的时候,真好,还有境界出来,有些境界是真的呀。你要晓得梦同这种幻影,有五个作用。很多作用归纳起来,唯识道理,我告诉你唯心唯识,梦跟这些幻境,人做的梦都是经验来的。过去听过的、想过的,曾更,曾经经验过的。旧的佛学翻译,曾更。想,思想来的。我想这个爸爸妈妈,想想…不过爸爸妈妈,不容易入梦的,好事不容易的。都是想情人啊,达赖喇嘛、第六代达赖,出去风流的,他就有情诗。他讲打坐哦,讲的真好、真坦白埃西藏文,入定修观发眼开,他打坐了,祈求三宝降灵台,打起坐来观想文殊菩萨,十方诸佛呈现观想,入定修观发眼开,祈求三宝降灵台,观中诸圣何曾见,结果观想文殊也想不起来,想准提菩萨、佛都观想不起来。不请情人却自来,不要念咒子,也不要想,那个情人,那个爱人的影子就出现了。你看他讲得多坦然,你们诸位叫做和尚不吃荤,肚子里有素(数)。你看这是第六代达赖的诗,不请情人却自来。还有哦,动时修止静修观,动的时候,修止,静的时候,修观。你看多内行,是真修持。打坐做功夫的时候念咒子、观想,什么都不上路。历历情人挂眼前,这个要命,就是忘念去不掉。动时修止静修观,历历情人挂眼前,若把此心移学道啊,假设把这个心转的过来,第六意识扭的过来学道,即身成佛有何难。他真是现身说法啊,六十六首情诗,第六代达赖,好多好句子。你看,我几十年度了都背来。动时修止静修观,历历情人挂眼前,若把此心移学道,即身成佛有何难。好不好?好得多的很啊,你看第六代达赖现身说法,这个历史上有名的公案。老实讲这些什么,这一句话你们…不讲免得你们纪录,传到西藏不大好。我现在还跟西藏…西藏的大昭寺,这些喇嘛们,都在看我的书。所以我只能讲到这里,等我到西藏再告诉他们。这个我们刚才讲到,梦境中独影境。因为这个梦,或者你打坐现前境界,你平常已经想过,自己不知道。独影境或者因病来的,梦也如此。但是梦和独影境,所以能知未来是真的。你所以说这个人,定力高了的时候,不是现在这一辈子做过的事情反影出来哦。你前辈…前辈子…你会知道你前生是什么,也知道。但是不要认为这个是道,这是你知道了。今天给你上课,南老师告诉你,这是第六意识的反面独影境,不稀奇。特异功能也不稀奇,也是它。还有一个稀奇的是什么?第六意识独影境能知未来。

  譬如想我过去,二十几岁到三十阶段,那个人我没见过的,那个地方没有去过,梦中我早到过了。一见这个人,我就晓得了。前两天我看过的,梦中。譬如我到峨眉山,我的师兄在这里,我有几年…总有三年,常常夜里做一个梦,睡觉,一个黑色的老虎向我身上一扑过来,把我抱住,黑的。我“啊”一叫,叫起来,我妈妈来安慰我。怕,一定要我父亲。我父亲一抱我,靠在旁边,我就不怕,睡了。常常一来,我父亲就赶快起来。其他就妈妈,我父亲不太管我。梦了好几年,一直到我到峨眉山去闭关。一上到那个山顶,那个山王庙看见了,一只黑色很大的老虎,就是我梦中所见的。这是现身说法,我常常是…后来到庙子一看,这个庙子,我还告诉当家师父。我说,师父后面还有一条小路。他说,没有啦就是这样。我说,一定有一条,这里下去还有一条。你怎么知道?这条路封闭了很久了。结果打开一个小路,进去一转一个弯,另外一个峰顶。多少年都把它封了,没有人去。那一条路很舒服,走起来。那个路子是像沙发一样,为什么,都是几千念树叶子,好多花铺起来。那些小山峰,如果太阳出来,坐在那个山顶上一打坐。那真是,不要你放下万缘,万缘就放下你啰。真舒服。这是跟你说明梦,不但曾更,还能之未来。所以说大家修行,得定了,它的心性功能含藏起来,有这个种子功能。这是因为你修持不到,这个生命功能自己就发不起来作用。神通有什么稀奇,神通是本有的埃所以六祖悟了道说,何其自性,本自具足。什么神通妙用智慧,都是本来你具备的埃就是因为你修行不到,给三生的业力把你盖住了,所以你没有这个本事埃修行就是去消自己的习气与业力埃懂了这些很重要哦。我都不怕喉咙哑了,都抢着告诉你。因为我这个人疯子,看到你们那么可爱,恨不得,吃啊,吃啊,你吃下去。常常搞的人,消化不良。拼命喂你吃,喂的你消化不良。所以这些都要了解,尤其唯识要了解,三境三量通三性,三界轮时易可知,相应心所五十一,善恶临时别配之。大概你们在座,除了…我现在怕我那个老乡年轻人,他大概背的出来。你看《八十规矩颂》这首偈子,我都拼命背,并不是佩服它好,玄奘法师这一点,我真是给他顶礼膜拜。他把它浓缩归纳得那么好,使你用三首诗,把那么大一个学问,都用文学把它穿起来。三境三量通三性,三界轮时易可知,相应心所五十一,善恶临时别配之。三境,你们都学过唯识,都讲过。我再跟你讲一道,哪三境啊,现量境、独影境,还有一个什么境,带质境。对了,很好,了不起。东边好,西边也好,(听众)所以叫中观,统统好了。两边都好就中观了嘛,你们这里得了中观了嘛。现量境,刚才你们听到前五识。我们眼、耳、鼻、舌、身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现量?对不对,唯识是不是那么讲,你说,我没有听过就是没听过,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学佛人不打妄语。前五识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现量。这是一个关键。你们注意哦。所以《瑜伽师地论》弥勒菩萨告诉无著菩萨,记载的第一篇就是五识身相应地哦。这里是个关键哦。阿赖耶识是跟我们精神,生理、身体、精神同这个世界三千大千世界,是一体的哦。以凡夫没有成佛以前叫做阿赖耶识哦,假设真正成佛了,不叫阿赖耶识叫什么,你知道吗?如来藏识,如来藏识。它的境界就转成大圆境智了,就是阿赖耶识。它能藏一切种子,这个是不是这样啊?你们听的,佛学是不是这样啊?诸位老师,是不是这样?好,是,你点头了,你批准我了。所以这个生命的功能,阿赖耶识变成我们这个身体,前五识就是现量。所以你们打坐,告诉你,你走唯识,法相路线,两退一盘,生死摆在那里没有动嘛?有没有去杀生,也没有去偷盗,也没有去搞男女之间作爱的事。杀盗淫都没有了嘛,现量摆好了嘛,两手一结定印摆好,眼睛也不看,也不看光,也不看妄想。眼耳鼻舌身,现量摆好了。

  只有一个问题,第六意识管他的,你爱去分别就分别,不分别就不分别,分别即不分别,不分别即分别,娑婆诃,去你的。我不理意识,然后这个意识,自然清静一点了。你就认清楚,这是意识的现量。现在我摆在,这里一切不动得。所以我叫你走路,端正,头脑正看前面,眼睛摆好,不要乱看。前五识的现量,现成摆出来。不要加比量,不起分别心了,就现成的嘛,就定了。然后上起座来,两退一盘,嗯,不要吵埃我要打坐了、入定,去妄念了。糟了,统统是比量来的,不是现量。比量都是分别心。所以你学问好得很,像我现在讲话是比量。动念,起心动念,所以禅宗告诉你,动念即乖,就是比量来的。佛说法也是比量来的,不用比量怎么能够说那么多经典度众生埃然后说完了就是提得起,用比量,放下就是现量。就那么简单。我说错了下三十八层地狱,就那么大胆告诉你。我说对了也不要你们恭维。只要你们成佛,不要我成佛。我永远来给你们做护法,服侍你。现量、比量、非量,什么是非量?乱想,错误的见解,幻想境界,这都属于非量。乱想,没有道理的。所以人生非量很多,做学问、写书,像那些大学者们,都有著作的。这学问、书本,都是比量出来的。修行是现量境界,前五识,这个身体,都是现量的。山河大地。你看禅宗祖师说,万象森罗,圆明自在,这是现量境。世界有什么不可爱啊,所以人家问释迦牟尼佛,别的成佛了,都有净土,你在这个婆娑世界,怎么那么丑陋呢?他说,哪里?你看看,佛把手一按,大家看到婆娑世界那么美啊,没有净没有垢。现量、比量、非量。三境,性境,山河大地,整个法界,都是一个如来藏的性境。带质境,我们有这个身体,第八…有这个思想、习气,每个是阿赖耶识种子生现行,这一生的现行变未来种子,都是带质而来。所以我当年年轻的时候,给人家问到唯识,做梦也是不是带质境?我说,是。有个唯识学者站起来说,你讲错了,梦不是带质境。我说你不要乱搞啦。我清楚啦。带质,有真带质与假带质。真带质境,就是第七识的我执带第八阿赖耶识的种子起来的。这是讲学那么讲。我们讲作功夫,要把学问外衣把他剥掉,实实际际的来。我们打起坐来有时你不想的境界都出来了。怎么来的,你以为神通吗?你以为走火入魔吗?不要怕啦,是你前生前世的习气的影子。重新在静当中,在京的当中,独影浮现而已。阿赖耶识种子,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样你就好办了。但是你说对不对,对,执著了就错,不执著就对。性境,带质境,还有个什么境没有交待?独影境讲过来。所以三境三量同三性,善、恶、无记,就是说不管你打坐起来的内在的思想,境界的行为,外面做人做事的行为,这个行为是现量、比量、非量都兜拢来的。你记住,都有因果的哦。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日子未到。你说我没有做坏事,也没有做过好事,一天做的什么事哦。你们很多,做的愣事。愣住了,傻傻的,睡个觉,什么都不管,以为是解脱。那个会变白痴哦,未来果报,那是无记性,不是不善不恶哦。无记性很重要,很多人是无记果报。我常常解释。譬如我走路,走在街上没有事,突然人家,一盆水倒到我头上。他妈的,没有什么他妈的。我们要感谢阿弥陀佛菩萨,帮我我前生倒过你的,你现在给我洗干净。这是无记报。你看常常飞机失事,有时候一家人在家里好好的,飞机在上面,这一下子完了。你说他跟飞机,跟航空公司什么仇恨埃前生业果报应,无记之报。处处可怕埃所以,三境三量同三性,三界轮时,所以欲界、色界,在轮回里头,人变牛啦,牛变人啦人也变鬼啦。三界轮时易可知。玄奘法师这一些地方高明啦。相应心所五十一个,那就是心理状态分析。善恶临时别配之。三境三量都交待了,交代的目的是就你修持注意。我不是给你讲佛学耶,我才不愿意讲学呢。老师讲,我有资格讲,世界上哪一门学问,我都学过。当然没有学好,我都看不上,只有一门学问,我都不敢吹牛了,如何打坐成佛,如何自己亲自证道成佛。这个我不敢吹了。那要真实的,至于那一种学问,随便你科学、哲学、宗教容易的很,那算什么。都是比量境界来的,都是妄想所生。这是谁做的呢?一个皇帝做的。哪个皇帝呢,不是顺治出家,顺治出家的诗你们都看过了吧,顺治皇帝那个也很好,我本西方一衲子,如何落在帝王家,只因当初一念差,黄袍换却紫袈裟,那是顺治的,这个是给你们的师兄弟的,你们师兄弟叫朱元璋,后来去做皇帝了。朱元璋儿子早死掉,第二个儿子就是后来的永乐皇帝,那么照规矩把皇帝位置要给孙子,这个孙子歪头子,朱元璋太太又死了,和尚做了皇帝以后,这个孙子将来做皇帝,这个头歪的,每次和孙子一起吃饭他就吃了一半生气了,筷子一放,看看孙子:你将来怎么做皇帝呢。歪个头的皇帝,也很难,不过孙子很好,所以历史都是因果报应,所以最后他还要还这个做和尚的帐,所以到了满清入关,最后崇祯自己上吊了,朱家的人最后一个女儿砍了一个膀子,还是要去做尼姑。江苏有个太阳教,现在还留不留?实际上是朱元璋的那个后代公主,满清来了以后出家了,做比丘尼,创立这个教叫太阳教,实际上,太阳就是明啦,保持明朝的意思,大家不知道,所以江浙一带信太阳教的人蛮多的,其实也是佛教。

  朱元璋死了以后,这个孙子做皇帝,第二个儿子后来做皇帝就是永乐,封在北京为燕王,燕王,飞燕那个燕。朱元璋做了皇帝以后,他的军师是刘伯温,我们浙江青田人,温州青田,如果拿温州人来说,吹牛,温州人不错的,因为青田元朝、宋朝归温州。在南京修好这个城墙,城墙修得很高,本来修的很大,后来问了刘基、刘伯温,刘伯温就把它改小一点,修好了,跟刘伯温到城墙来看,验收工程。他说,你看,我这个城池做首都,明朝朱元璋的首都还不在北京,在南京,这个总不怕吧,没有什么敌人可以打得进来。那个刘伯温讲,好啊不坏,这个很伟大很高,除非燕子才飞的过来。已经警告了他,预言不懂,燕王造反,推翻了这个侄子(建文惠帝)自己当皇帝。不会,不会……,除非燕子才飞的来。那我的后代皇帝做到多少。陛下,你放心,万子万孙,到了万历孙子崇祯就亡掉了,万子万孙,这是讲预言的这一套。后来朱元璋一死,儿子永乐在北京有个军师,所以明朝一代一路跟和尚脱不开关系,他每个皇子封到外面做王的时候,总是派几个和尚跟他一路,要他懂佛法,因为朱元璋晓得佛学佛法伟大。派到北京这位和尚一下记不得,俗名叫姚广孝,他的法名叫道衍吧,姚广孝是和尚,姚广孝为明朝第二代军师,又是山中宰相,威风很大。永乐要造反要推翻侄子的政权,自己要做皇帝,姚广孝做军师了,所以永乐由北京打到南京了,要赶这个侄子下来。

  朱元璋死的时候就吩咐这个侄子:你,我死了以后碰到有万分为难、不得了的事。他给他指一个地方,地下道,你向这里走就行了。所以永乐进军,打到南京到宫里搜查这个侄子,这个皇帝要抓走了。这个时候没有办法,他带了三、四个大臣,五、六个就下地下室,在地下室里走啊……逃啊,有一个小房间,门锁着,赶快把锁扭转,打开一看什么都没有,里头有个箱子。马上打开箱子一看,三套和尚衣,剃头刀、念佛珠,和尚这一套统统有了,三套。朱元璋跟刘伯温弄好了已经算定,他要去出家,已经算定他会如此,赶快剃头,换上和尚衣,再把地下室还有一个小门打开,一打开了就是江边,南京……,江边有一只小船一个道士,在那里等到。陛下,下船吧。出家了,逃掉了。还有几个……,只有三套,所以当时这些忠臣,他的忠臣跟到他的只有两个出家,其他两个没有和尚衣了,后来还是从这个后门逃出来,做道士了,和尚、道士都有。所以永乐派他的太监郑和下南洋,郑和三下南洋,那个时候没有轮船,所以从福建出海三下南洋一直到苏门答腊,就是现在的印尼,印尼都去过,菲律宾、印尼一直到马来西亚这一带都去过。我们历史上只晓得郑和下南洋开辟航线,航海的,实际上他叫郑和去搜查这个侄子皇帝究竟逃到哪里,他们断定逃到海外去了,并不一定非杀他不可,一定要知道一个下落,所以郑和三下南洋就是这样一回事,这些历史上,光读表面的历史有时候搞不清楚的,都有内幕的。

  那么这位小皇帝后来当和尚躲在哪里呢?躲在云南,始终没有暴露。永乐死了,离开宫里头几十年,四十多年,他也老了,后来等于是他的兄弟辈孙子当了皇帝,他要回宫了想回来。这个人老了,第八阿赖耶识习气又来了,最亲天下事,老遇故乡人。和尚后来回宫,没有人认识,这个新皇帝就是要杀人,冒充朱元璋的孙子是前朝的皇帝,那还得了。不过还不随便杀,结果找了宫里头,只有一个老太监年轻跟过他的,出来认,是的,就是他,他就是皇帝,老太监跪下来哭了,就是他。后来,还是在宫里头另外给他修了一个庙子、修个佛殿,养在宫里。他回来了,他的诗文很好,有人写他的一首词,记不得是谁写的,“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四大皆空相,历尽了渺渺穷途,漠漠平林,滚滚长江”,全国都走过了,“似这般寒云惨雾和愁织,诉不尽苦雨凄风带怨长”,回来一看,“雄成壮,看江山无恙,谁识我一瓢一笠到襄阳”,就是这样一首。所以你们问这个,这个位置不好坐啦,你们哪一位来好不好,讲一句,后面要追踪,这个很难办,讲不出来就冒充不了,所以有人喜欢,大概这个人就写个条子给我,好在我还记得起来,像这些都是童子功,这首词,大概,我想想,几岁看的背来,十岁左右,十岁多一点,十一、二岁记不得了。因为很喜欢,所以我也应该当和尚,很喜欢……,“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四大皆空相”,出家了。

  修行之路由平地的凡夫,而想成佛成道那么简单?吃了三天素就想上西天啊,没有的了。你们开始出家,我讲“你们”,不是在座诸位,你们都了不起,我这个“你们”是对法界里头是空的讲的,所有的人开始学佛一年佛在眼前,学佛两年佛在大殿,学佛三年佛在西天,越修越远了。要想有所成就,出家如初,成佛有余,第一念发心去出家,那个心情永恒保持下去,那成佛一定成功。出家如初,成佛有余,所以《华严经》上佛说初发心即成正等正觉,这一句话,这句经典的文字有二种解释,可以多种解释。第一个念头看清楚参透了,就是菩提就成佛了,也可以说你开初那个动机出家,那个诚恳那个真诚的心永恒如此,你就不得了,一定成,初发心即成正等正觉,出家如初,成佛有余。做人做事也是一样,开始对这个人诚恳,你永远这样,开始对这个人有礼貌对这个人好,永远初次,那就不得了,就怕不是哦。永嘉大师禅宗集看看,开始怎么说的,一步一步,等于一个很浓缩的菩提道次第,你不要轻视永嘉大师禅宗集。尤其你们想学密宗正统的密宗,我告诉你,假使六岁或者八岁出家,先修福德资粮,应该服务都做了,然后磕大头、拜佛,整个身体趴在地下,不是显教那么拜,显教那么拜也可以,我也拜啊,要磕满十万个大头,拜佛天天拜。

  你想我在当年闭关,上山下山我早晚还是一样拜佛,一个人没有断过,譬如我几十年每天晚上施食,等于你们说放焰口、放蒙山、焰口,每天晚上施食从来没有断过,出家如初,学佛动机开始就是是这样。换句话,我几十年生活念念求得菩提中,没有变过,现在拜佛我比你们还拜得厉害,假使拜,还比你们轻快灵便,也是一种功夫啦。学密宗先磕头满十万个大头,拜佛十万拜,那是学密宗,学一切“有”计数字,拜一拜,计数字哦。这些还不算修福德,基本的修法,先求消业,然后等等一切修完了,马上要学经教,三藏十二部《大藏经》全套都要搞会,不过现在,五十年前我已经看到西藏有些小喇嘛根本自己也不大看了,看不完一本经,读不完,都要找老修行教的,结果有些就花一点钱供养,叫人家来,请别的和尚来给他念经,念一部大藏经,所谓过拢,翻过一下,这是干什么?都是修行,先修资粮位,福德资粮、智慧资粮,供养佛、画佛像,每天供养,在佛法前面香、花、灯、水、果、茶、食、宝、珠、衣,这个显教的供养。你像到我住的地方,到香港那里我的佛堂,随便到哪里,到美国也一样都有个佛堂,他们同学跟着我都知道,当然我现在可以偷懒一点,同学们每天在佛前面换水阿换茶啊,我们大家都在作施食,有时候我实在太累了没有施了,拜托你帮忙,晚上帮我施个食。上供养十方三世诸佛,像我在外面,抗战在外面,家里都没有通信,跟日本人打了八年战当然想父母家里,唯一的办法只有每天睡觉前念一卷《金刚经》,忙的时候至少念一卷《心经》求佛保佑,这些都是修福德资粮应该做的。

  像修密宗这样完了,已经十七、八岁了,慢慢才给你初步学灌顶,还是修资粮位的,还没有修加行,慢慢传你加行法的修法,上师相应法还比较难一点,其他的加行法,每天布施。譬如学密宗的人,正式学密宗,每一次打坐念四无量心,四无量心是什么东西变出来的密宗,你知道吗?你们有没有研究三十七菩提道品,第一个是什么?第二个是什么?四念处。第二个是什么,每一次上座先忏悔,我今天不管你修哪个法或者打坐,我今天修持,愿我一切善念已经生起的不能退失,成长,没有生起要生,愿我过去一切的错误恶念,忏悔以后再不起,而且我这一座,坐下来,所有的功德回向一切众生。这是学密宗非常严格的规矩,至少你做到、做不到,你心境要,一切唯心,你先要养成你的心境,这些等等,还够不上传你法啊,什么的,还先修这些,这些都要修满一万座,一万座是什么?每一次上座的时候,或者拿着金刚杵,这个铃子,念起经来,叮叮咚咚……,嘴里念咒,心里头观想。右手摇铃子,铃子代表打钟,密宗的铃子就是代表我们的钟,摇的天人都知道,个把钟头下来了,精疲力尽,然后嗡……阿、吽,累死你,你妄想都打不起来了,真的好法子,一天好几堂,每一座如此。你以为你们到处花一点钱拿个红包,什么“仁波切”“切波仁”的,我们看得多了,大活佛不是真正有道的人,看到拜一拜、送个供养,给他一个红绸子、蓝绸子哈达一献就拉倒了,看得多了,不是随便埃然后差不多,你看八岁出家到现在经教都通了,才去考格西,“格西”考取了就有学位等于是法师,有资格做法师,只讲教理。西藏当年考格西不像我们中国,所以西藏当年看不起我们内地,没有真正佛教,它是有点道理的,当然碰到我们跟他俩一辩他就下去了,你们自己不会嘛。

  西藏的考法师是公开考试的,两面两个台子,僧王出家人,同管政治的,统统坐在台下听,一个题目两边辩论,下面听众任何一人可以问你问题,都通过了,取得格西法师的资格,随便就有活佛,没有。所谓“呼图克图”就是活佛,要中国皇帝封过的才叫活佛啊,现在随便都是活佛,哪个皇帝封过他?“呼图克图”是元朝明朝、清朝皇帝封他的,没有几个呼图克图,呼图克图是大活佛一样,这个东西啊,普通喇嘛就称活佛、没有这回事,你们又不懂、所以我还开玩笑,你们是呼图克图、就是糊里糊涂、越修越糊涂,什么呼图克图。这样一来考取了格西、教理都通了,然后才给你灌顶传法,譬如修小法、拿黄教来讲,修大威德,大威德是文殊如来、文殊菩萨化身,三十六只手十八只脚,每只手都有法器代表,三十七菩提道品嘛,代表,十八只脚代表十八空般若,每一足下面踏着狮子、野兽阿、男的女的阿、魔鬼阿很多阿,像的每个头上两个角、上面都是佛,全身这里金项链、这里金刚钻的耳环戴着、噼里啪啦牛的头,然后法本上告诉你一刹那之间,这样一弹指六十个刹那,你上座一刹那之间就要观想得出来,然后才慢慢每一个法本都是由福德资粮加行,一步一步修上来,念,唱念都是供养阿,一座好好的修下来两个多钟头,十三尊大威德,另外一套翻译是乾隆自己翻译的,乾隆也修这个法的,然后轰隆轰垄然后这还是生起次第、修密宗、圆满次第修下来,一天三堂,你连吃饭、疴尿的时间都没有多少了,这样修下来,那当然不清净也清净了,而且我常常到、学密宗还问那些大喇嘛几十岁了,我说、你修哪个法门?有些说、时轮金刚,时轮金刚观想又更厉害,有些还双身的,有些是大威德,你看红教、白教,修亥母法、亥母是女的佛,女的怎么不可以成佛、谁说的?那是不了义教,女的一样即身成佛,在《大藏经》我给你找许多资料出来,这是不了义教、乱听。女的、亥母,修红教的、白教的想气脉成就,还非修亥母不可,亥母,你听听、亥母法,三脉七轮、女的、很漂亮,你要看到亥母像两个大奶奶、细腰身跳舞姿势一扭,你观想得起来么?脉轮都很清楚,什么叫亥母?对不起阿、阿弥陀佛,亥母、我都给你讲了,什么叫亥母?你知道?十二个时辰里、那个时辰亥是什么?对了、猪王母佛,大大的、胖胖的、大大的肚子,又漂亮又好看,诸佛菩萨哪有男女相的?讲清楚一点就是猪王母佛,你们智慧不够的,亥母阿、拜阿、是必要拜,猪不能成佛?所以亥母佛在西藏当年威风得很,一百年左右,那个英国人、外国人都打主意侵略西藏,从印度修铁路到西藏,西藏不答应,不答应英国人硬是修、修了以后、没有办法、这些喇嘛全国的修亥母法、结果铁路修成功了、有一个资料记载,英国人就看到从喜马拉雅山上一个大猪,不晓得是公的母的,好大好大下来一跑,铁路修好就断了,没有了,就不敢动手了。所以,红教这样修法给你们讲多的很,就是一路修持下来几十年,最后或者给你传个大手印,最后的密宗修到无上大法的时候,像我们修无上大法那难啦,有五六百人登记,给上师靠缘要癣选到什么?把你的名字都摆在那里天天供养,修供养法、修护法神都请来,要灯光上护法神显了身啦,你这个人才选得起有资格进堂修法,听法的我们二三十个、好几百人登记,选到了无上大法,进去也照老规矩跪在那里,跪着听法,哪里象你们这样,象我这样也不是说法,这个老套、我也不会、我也不懂,那师傅出来传无上大法还得了啊,喝喝茶、告诉你,无上大法要配茶的,然后都跪着,跪了半天抬起头来看,这个上座没有人,又派个代表进去给师傅磕头,师傅阿忏悔、我们罪孽深重、请您老人家快点传,最后出来、上座,我们念咒子念完了,都跪到的,双脚跪着、等半天,师傅上了座,(师举手拍案有声)、下座进去;我再叫师兄赶快…师兄又去请,啊!传完了、法传过了,不懂吗?我们智慧低阿这很难哪、再传,那就传你们一个次无上大法,第一法传了你不懂、差一点,这个时候没有佛像、什么都没有,比禅堂都禅堂,一切佛像形式都打破了,最后上来,诚恳磕头礼拜跪倒,鸦雀无声、然后,“我即是佛、一切不管”。下座、传完了、两句。我即是佛、一切不管。无上大法。我现在就传给你们,还不要你们磕头,不要你们跪,多罪过啊,所以红教、花教、白教、黄教现在真正的大喇嘛,无上密法在你们汉内地禅宗啊,禅宗祖师所谓棒喝早就做了。

  给你们讲了半天密宗、各种各样、我玩过多了,对不起、不恭敬、修过多了、修过多了,这个嘴里经常犯戒、把无上大法当成玩的。还有一个无上大法、我学来的,白教大手印,结果上去搞了一个礼拜,天天磕头、天天恳求一下又要拿供养,一下又要献哈达,搞了半天以后师傅上来,嗡啊(口牛)呸、下座,对阿这一“呸”了以后万念皆空,“呸”所有杂念来“呸”,后来我给我的贡噶师傅讲、他是真的呼图克图、大活佛哦,而且达赖这些都是他的学生,白教的、贡噶师傅那还得了、我不是告诉你他身体比我还高、大概这样高、我站在他身边走、我就变成他的手棍、他手按在我头上刚好,我跟贡噶师傅经常开玩笑,谁敢和他开玩笑,但是他很慈祥,我们还交换了法,你要晓得、妙了、后来这个法门大手英我说、师傅阿我告诉你、西藏的密法,我说、我八岁就知道了,“你没有忘记前身?”我说不是啦,我乡下的那些乡下人一个大字不认识的告诉我的,怎么一回事?我们乡下怕鬼,夜里走夜路怕鬼、有鬼挡墙,前面黑了怎么办?把衣服一拉马上当场小便,一边疴小便一边就呸、呸……就把鬼赶跑了,真的、我的话不假,我现在学了半天佛、到你这儿磕了那么多头,原来得了个“呸”、那还搞个屁。但是真的不真的?真的、这一声就不得了,实际上这个就是咒音,所以禅堂打七喊“起”,这十大日如来的根本咒的咒音之一,所以显密慢慢都要懂啊,那多了、跟你们讲不完,密宗、你们现在学的密宗,什么五字咒、文殊咒阿那多的很啊,我说我会说一千个咒给你们、你看你们课本上有普庵咒,普庵禅师也没有学过密宗,他是禅宗、开悟了、说一个咒子灵得很,你问我们老师兄,在峨眉山上我们难得念一次普庵咒的,念一次不敢念,我们当时那个师傅告诉我们,普庵咒不要随便念、念了杀生太厉害了,如果要白蚂蚁有细菌、喳啊喳啊叽啊叽阿唧唧喳啊喳喳唧阿就是这样,你们普庵咒会不会?会阿、会一点。普庵咒还在琴谱上有,那都是鸟阿、鸡阿、抓虫的声音,喳啊喳啊叽啊叽阿唧唧喳啊喳喳唧啊,所以告诉你,你悟了道一切音声皆是陀罗尼,普庵咒灵的不得了,他又哪个传给他?他悟了道就会了,八地菩萨的境界破了重关以后,自己都会说咒子,告诉你,所以你们修禅宗悟了、悟个什么?悟、不要乱来、那么容易悟了。

  好了、不讲密宗,我讲这一番话什么意思,你们不要以为自己有一点学问,你们那个认识的中国字,依我看起来比我好一点,我的字还会爬的、你们那个字爬都不会爬,那些文章写的还是放屁狗,还不是狗放屁呢,这一点算什么,你们那一点佛学,然后什么都不修,既不拜佛又不上堂,你们上堂几个人上堂呢?上课堂你们念了多少咒子、念了多少经?《金刚经》念满十万遍没有?早晚功课做不做?我相信你们不做,认为那个还看不上,修行、这些基本的都没有,你想成佛、参话头打坐参禅就成道了?那我不是白干了、哼、开玩笑。你不要看不起早晚功课,早晚功课就是密法、你知道么?你要到密宗,大家来早晨早晚这个功课很严重的,一个不到不得了的,那都规规矩矩大家都做的,你看班禅达赖就更要做,这些活佛本身来的。

  禅门的念诵是软修法门你懂不懂?软修法门、什么叫软修?这是一个方法真的修持它,你问下面的首愚法师,我在办十方的时候,首愚法师为了他们办的,宏忍法师、永会师都是那边我们的学生,我都特别请来,我自己再选哪一个唱念是真正对的?台湾有些唱念、唱的变黄梅调了、不对的。全国各地峨嵋山有峨嵋的腔调,长江以南有长江的腔调,比较标准这一带常州天宁寺,北方有北方腔、大致不会错,软修法门叫天龙梵唱,天龙梵唱,梵音唱念,我的经验告诉你,我不会、因为我没有学、而且我一辈子最差劲就是唱,五音不全唱不好的,这个里头我要说一个故事,前天还说给人听,有人说、老师阿、你那么好听、唱个给我看,我说你小心、我一唱、你准备自杀的时候我就唱。怎么说法?有个人唱歌、一唱就把人家听死了,听死了三个人,所以犯了罪、判他死刑坐在牢里,另外一个人犯了罪也判死刑进来了,这个罪人问他你犯了什么?我犯了杀人罪、你呢?他说我唱歌把人听死了、也杀人罪,这个要比杀头的人还好,你真的么?真的。他讲我明天要被砍头了,你赶快唱一唱把我听死了,我就免得明天一刀之苦,他说不行不行、这个是犯罪的,我们两个人已经死刑了还怕什么罪呢、你就唱吧,这个人就真的唱,这一唱那个要被砍头的人就跪下,算了、你不要唱、我宁可砍头也听不下去,我这个对于唱念是五音不全、你小心一点哦,所以给你们讲严重的事、讲一点笑话给你们听,不要轻视上课堂,所以我在办佛学院的时候,我专请那个叫什么?戒德老法师、天宁寺的,我们这里宏忍师唱念很不错的,华严字母都会的,唱念、各有所长,譬如我们余正如阿如小姐,她一个人早晚功课一个人引磬、木鱼、法鼓,丁丁冬冬、冬冬丁丁,统统做完了,两只手,你们做、几十个人,你看我们来的这些同学,看你们这个修行的样子,他们心理作何感想、我不知道。都要做的不能松懈,你以为这是形式主义?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还不好好修、软修法门,真的唱的好,这一来就空了、念头就止了,你要全心投入、你不相信,我们早晚功课维那把引磬一敲,一个起头的,(师示范),你们两掌一合、进入、这就是密宗啊,早晚功课就是当年东密密宗传的,禅宗没有阿净土不过是一句佛号,这些都是密宗跟显教配合的,维那一起腔、南……什么都空了么、那当下就定进去,你从这个中间这一声一发是观音入道之门也,观音入道之门,南……无……就来了么、还一定盘脚?不可以入定?所以禅宗有一个祖师,叫念法华,一辈子念法华经,他大彻大悟;还有一个祖师悟道了以后,任何法也不说,就拿一个铃子、专门在外面疯子似的尧专念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专念这个;还有现在、过去了没有几十年,民国初年、金山活佛(查看介绍一,二)、专念阿弥陀佛,这些都是成道的人啊,凭你们这一点点、充其量大学毕业、算老几啊,别人前面可以吹啊,你到我前面大学学士硕士博士算个老几啊?才不理你,在我那里随便角落里一扫就扫出一堆博士来,一点点知识就傲慢起来,要基本来修,早晚功课好好做,软修法门你们还不会呢,老实讲、我是唱不好、怕把你听死了,唱的好我就教你了,不过、我那一套你学不到的,我那个唱念、不喜欢跟着你们唱,我觉得不够味道,一个人在空山顶上、青山顶上、万籁无声、甚至拿来念一句诗,甚至拿来唱念往……昔……自己把那个梵音的声、这一声把自己身心整个的投进去了、完全空了,这一念完了,在那个峨眉山顶上、不要说人看不到、鬼也看不见哦,自然天地皆空、当然我也空,你们做了么、你们试了么?你们都是“学僧”不得了,学僧、自称有学问的和尚,你们都是学僧,不来这一套、对不对?看得很俗气、都错了。连我到现在、你问我这些同学,譬如在这里、昨天晚上我实在回去很疲劳喉咙不对了,他们这几位同学、老师阿、你不要施食了,李素美在旁边、阿如阿、帮老师施食吧、我说、好…谢了…都要做,不要轻视了自己,也不要轻视了一切众生,学佛不是为我成佛,为一切众生而成佛,要自己成就的、学佛的道理、我今天一点成就如果有功德,我要回向布施给一切众生;修密宗的人,众生一切痛苦烦恼、统统归到我身上来。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