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与祖师同行 肆 情殷古丈夫 血溅梵天平常心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思想 2020-02-09 155 0

  与祖师同行 肆 情殷古丈夫 血溅梵天平常心

  “平常心是道”这句话在“灯录”(《景德传灯录》、《续传灯录》——编者)里面出现的次数之多,可以说是无过其上了。每一位祖师都常常使用这句话来规劝后人。这句话对于现代人来说,我想大家也一定是很熟很熟的了。而且对于“平常心是道”这句话的理解,每一个人都有一大筐,也都会在现实生活中去应用,各自都会有各自的受益。

  同样,在今年的夏令营期间,这句话出现的次数也不少,常常被老师和营员们提出来。更加可贵的是,很多人就是在应用、贯彻和落实这句话,在平凡的岗位上,为大家服务。可以这样说,“寺院无处不平常”,不光是身上“平常”、口上“平常”、意上也“平常”。

  有天晚上与营员座谈的时候,好几次提到“平常心是道”的问题,大家的问题和反应也很一致,“平常”里面最不“平常”,也是最难的。当时自己就感觉这个话题有点风平浪静,所以,就想掀起不平常的波澜来,考考大家的平常心。

  于是,自己讲了下面这则公案。

  圆悟克勤禅师奉诏住云居山,宗杲禅师*于是前往探望。在到达云居山的第二天,克勤禅师便请他充当首座和尚。当时克勤禅师座下龙象辈出,而克勤禅师却久久不肯选出首座和尚,等到宗杲禅师一来,却把首座之位立即分配给他。对此,座下大众颇有不平之心。那年冬天,宗杲禅师奉命秉拂说法,昭觉元禅师从大众中走出,问难道:“眉间挂剑时如何?” 宗杲禅师道:“血溅梵天。”克勤禅师当时亦在座下,看到这种情形,便用手势止住法战,说道:“住!住!问得极好,答得更奇!”

  元禅师不得已便归众。从此,丛林大众无不敬服宗杲禅师。

  因为大家都很喜欢听公案,所以,讲完之后大家很高兴。接着自己就说,现在自己有个问题想问大家,“眉间挂剑时如何?”已经有答案——“血溅梵天”,那么“血溅梵天”后如何?请大家给个答案。结果大家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平常心全被这些血啊、剑啊给淹没了。

  后来自己用一个很简单的四个字做答案,把大家的平常心给捡了回来。考考你,答案是什么?

  * 延伸阅读【大慧宗杲】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