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与祖师同行 陆 当下即道场 春行秋令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思想 2020-02-09 150 0

  与祖师同行 陆 当下即道场 春行秋令

  “春行秋令”这个词来自香严禅师之口。

  香严禅师参“父母未生前,如何是你本来面目”开悟后。他的师父沩山灵佑禅师要他开堂说法,在他开堂说法的那天,沩山灵佑禅师派人给他送去经书和拄杖子。结果香严禅师抱着这两件东西大哭。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哭,他说:“春行秋令”。

  这就是很有名的“香严哭沩山拄杖”公案。

  今天庙里送完圣,水陆法会总算结束了。这是今年的第二次水陆法会,这次可能是身体的原因,感觉特别的累,当然也有人手不够的原因。总感觉头天在透支来日的精力,觉总是睡不够,嗓子哑,浑身疼,不想动——一句话是浑身的懒骨头。有点“春行秋令”的感觉,以至于很多的电话、短信、E-mail都没有去处理。这些都是很久以来没有的事情,现在才明白可能是有些感冒了。

  在法会之前出坡比较多,自己感觉身体不错,就拼命干。因为觉得自己能多干些,别人就可以多休息些。所以身体就显得有些透支,但是自己却因为最近作息规律变化比较大而没有发现,结果在法会开始后就凸显了出来。

  法会开始前先是接人,晚上一点多才睡,打乱了自己平时的作息习惯,劳累由此开始。开始有点感冒,自己也没有发现。第二天虽然没上早课,多睡了一会儿,可是依然没有睡够,结果就一直感觉缺觉。同时见到事情又没有放手,不但接待很多新来庙里过“五一”的人,还帮助大寮干了点体力活,所以出现感冒的症状——浑身疼。

  可能是过高估计自己的体力了,以为这些事情难不倒自己。因为上次水陆法会虽然也去机场或火车站接人,同时也接待来寺院的客人,但是身体状况比较好,所以没有出现这些问题。

  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抓紧一切可能休息的时间休息。因为自己是不会允许自己不随众的,有些事情是自己的本分事,也不能不做。每天晚上的焰口虽然是自由参加,但是这种“坐地参学”的机会太少了,舍不得不去。而法会期间可以休息的时间有限,最后发现不吃晚饭能多睡一个小时,所以好几天是一下晚课就睡一觉。

  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奇怪,好像不知道疲倦似的。手烫伤了不会感觉疼,即使浑身疼痛不想起床,但只要时间到或者醒了一翻身就下床了。结果是每一场佛事完成后就像散了架一样,躺在床上就动不了了。其实每一场的佛事时间有长短之分,而每次也是要到佛事完成,回到寮房后,才赖在床上不动。

  这说明身体的耐力还是可以挖掘的,还是自己的心态问题。就像当年“打七”*腿子疼一样——不管是一个小时的香还是四十五分钟的香,总是等到最后的五分钟,腿子疼得死去活来。一直感觉很累,结果七天下来不也没事吗?现在还能在这里打电脑,真的是“一切唯心造”。所以“春行秋令”就让它“春行秋令”好了。

  当然“春行秋令”还有很多别的意思,这里只是借用它字面上的意义来作比喻。因为祖师们的话很难完整说明,就像赵州禅师的“狗子无佛性”话一样,你不能从字面上去想,所谓“拟思量,何劫悟”。所以慧开禅师说:“狗子佛性,全提正令。方涉有无,丧身失命。”

  * 延伸阅读【打七】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