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宋僧元净遗事 壹·传记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思想 2020-02-09 170 0

  宋僧元净遗事 壹·传记

  《咸淳临安誌》:元净本姓徐,字无象,於潜人。十岁出家,受业於 慈云。慈云没,復事明智。年二十五,赐紫衣及辩才号。知杭州吕溱请住 大悲宝阁。居十年,沈文通遘治杭,命往上天竺,乃以教易禪。师增室至 万础,重楼杰阁,冠於浙西,学者数倍。居十七年,有夺之者,遂还於潜。 逾年復归天竺,留叁年,谢去,老於南山龙井之上。精修行业,行成力具, 着应非一。元祐八年示寂,寿八十一。门下侍郎苏辙撰碑,翰林学士苏軾 书,集贤校理欧阳棐书额。

  《西湖高僧事略》:师名元净,字无象,於潜徐氏。生而左肩肉起如 袈裟絛,八十一日乃灭。父嘆曰:『是宿世沙门也。』自幼出家,受业於 慈云,日夜精勤。慈云没后,復事明智。年二十五赐紫衣及辩才号,居天 竺十七年。有利而夺之者,逾年夺者败,復以畀师。越二年谢去,老於南 山龙井之上。元祐八年示寂,寿八十一,果符初生肩痕之征。塔成,东坡 志其行事,颖滨為铭,赞曰:『法苑将兴,栋梁攸属。挥麈白云,雨花飘 馥。维赵与苏,式是高躅。龙井风清,过者必肃。』

  释念常《佛祖通载》:法师幼生,其伯父异之曰:『必使事佛。』十 岁出家,十二就学於慈云。将示寂,乃入方圆庵,七日出偈示眾,即右胁 而化。东坡命子由為之铭。

  《武林梵誌》:元祐八年示寂,塔成,东坡铭其事。

  王圻《续文献通考》:元净,杭州龙井法师,始生,伯祖异之。

  苏辙《辩才法师塔碑》(《咸淳临安誌》):浙江之西,有大法师号 辩才,以佛法化人,心具定慧,学具禪律。人无贤不肖,见之者知尊其道, 奉其教。居上天竺,说法斋眾者二十年。退居龙井,燕居行道者十年。元 祐六年,岁在辛未,九月乙卯晦,无疾而灭。吴越之人,失其所归依,奔 走号慕如佛灭度。乃使其弟子怀楚赴於淮南,请於扬州太守苏公子瞻,以 志其塔。公曰:『吾固知师矣。余弟子由,虽未尝识师,然其知师,不在 我后。我為汝请。』辙以公命不敢辞。师姓徐氏,名元净,字无象,杭之 於潜人。家世喜為善。师之生也,客有过其乡者,指其居以语人曰:『是 有佳气鬱鬱上腾,当生奇男子。』师生而左肩肉起如袈裟絛,八十一日乃 灭。其伯祖父嘆日:『是宿世沙门也,慎无夺其愿,长使事佛,八十一者, 殆其算也。』及师之终,实八十有一。师生十年,从其邑僧法雨出家,口 不茹荤血,每见讲堂,坐輒嘆曰:『吾愿登此,说法度人。』年十六,落 髮受具足戒。十八,就学於天竺慈云师。云门人方盛,厌眾,欲却之,云 曰:『畴昔吾梦甚异,此子殆法器也,勿却。』师日夜勤力,学与行进, 不数年而齿其高弟。云没,復事明智韶师。韶尝讲《摩訶止观》,至方便 五缘,曰:『《净名》所谓以一食於一切供养诸佛及诸贤圣,然后可以食, 此一方便也。』师闻之,悟日:『今乃知色声香味皆具第一义諦。』因涕 下如雨。由此遇物,中无疑矣。尝梦与其同门友元素入一寺,曰妙乐。有 僧出,师问之曰:『此非荆溪尊者製《法华文句记》处耶?』曰:『然。』 师访以尊者遗像,相与至东阁,见一梵僧趺坐不动,容貌甚伟,谓师曰: 『我,汝过去师也。当為我作礼。』师拜,已而觉,忽若有得。年二十五, 恩赐紫衣及辩才号,盖代韶為眾讲说者凡十五年。知杭州吕公溱,始请师 住大悲宝阁院。师严设纪律,犯者秋毫皆斥去,其徒畏敬之。居十年,沈 公遘治杭,以為上天竺本观音大士道场,以声音懺悔為佛事,非禪那居也, 乃请师以教易禪。师至,吴越人争以檀施归之。遂凿山增室,几至万础, 重楼杰观,冠於浙西。学者数倍其故。有祷於大士者,亦鲜弗答。詔名其 院曰灵感观音。熙寧初,龙图祖公无择在杭,言者或不说其政,遽起製狱, 师以铸钟事预逮。居其间泰然,拟《金刚篦》,撰《圆事理说》。居十七 年,有僧文捷者,利其富,倚权贵人以动转运使,夺而有之,迁师於下天 竺。师恬不為忤。捷犹不厌,使者復為逐师於潜。逾年而捷败,事闻朝廷, 復以上天竺畀师。捷之在天竺也,吴人不说,施者不至,岩石草木為之索 然。及师之復,士女不督而集,山中百物皆若有喜色。清献赵公抃,与师 為方外交,亲见而赞之曰:『师去天竺,山空鬼哭。天竺师归,道场光辉。』 然师復留叁年,终欲捨去,谓其徒曰:『吾祖智者,圣人也,犹以急於化 人,害於行己,位本铁轮而证止五品。况吾凡夫也哉!』固谢去,老於南山 龙井之上,以茅竹自覆。吴越闻之,争為之筑室庐,具像设,甓瓦金碧,咄 嗟而就。叁年,復為太守邓公温伯请居南屏一年。邓公去,乃归龙井终焉。 师於讲说,不择昼夜,尝曰:『鬼神威德不具,多畏人,昼说或不得至。比 夜人静,庶几能听。』尝焚指以供佛,左叁有二,仅能以执。其徒有欲效之 者,輒禁之曰:『如我乃可。』平生修西方净业,未尝以须臾废。行成力 具,能以其餘见於外者非一也。余兄子瞻中子迨生,四年不能行,请师為 落髮,摩顶祝之,不数日能行如他儿。布衣季生者,习禪观,甚辩而无行, 欲从师出家,子瞻怜之,為请於师,未言其名。师拒不许,若知其為人者。 秀州嘉兴令陶彖,有子得魅疾,巫医莫能治,师咒之而愈。越州诸暨陈氏 女子得心疾,漫不知人,父母以见,师警以微言,醒然而悟。尝与僧熙仲 会食,仲视师眉间有光如萤,遽起揽之,得舍利。师曰:『慎毋以告人, 不知者将以妄疑我。』自是,常有於其卧起得之者。及其将化,入室晏坐, 谢宾客,止言语饮食。召其常所往来僧道潜,告之曰:『吾西方业成,如 是七日无魔,横右胁吉祥而逝,吾愿足矣。』至五日,出偈告眾,七日奄 然而寂,皆如其言。师度弟子五十人,四方学者不可以数计,颇能以其道 教化吴越。至十月庚午,塔成,颂曰:如来昔在世。心禪语為教。譬如四 大海,惟是一湿性。於其湿性中,变化千万亿。风来為涛澜,风去為湛然。 鱼龙所游戏,鬼神所出没。船筏借其力,网罟取其利。其上為洲渚,诸国 所生育。其下為渊谷,百怪所藏伏。东西出日月,上下属河汉。观者不能 了,愕貽何暇说。如来知迷闷,随变為解释。因变所说者,是则名為教。 彼善闻教人,当知是幻尔。既已知是幻,则当识真实。我观世教师,皆谓 教是实。由谓教实故,则為禪所訶。禪虽訶教乎,终以教致禪。禪若不取 教,是杜所入门。教而不知禪,是不识家也。辩才真法师,於教得禪那。 口舌如澜翻,而不失道根。心湛如止水,得风輒粲然。以是於东南,普服 禪教师。士女常奔走,金帛常围绕。师惟不取故,物来不得拒。道成数有 尽,西方一瞬息。西方亦非实,要有真实处。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