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与祖师同行 贰 粥饭有禅机 皇帝新装笑未绝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思想 2020-02-09 147 0

  与祖师同行 贰 粥饭有禅机 皇帝新装笑未绝

  小时候读到《皇帝的新装》这个故事时,一直在心里笑。长大后想起这个故事也会笑,只是已不再因为故事的好玩而笑,是因为生活中总是有人不断地演绎这个故事,所以常常偷笑个不停。

  我们在生活中总是口不由心。比如自己吧,有时笑也不敢放在众人前,只敢在心里偷笑。《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里面说:“复须内外相称,理行不相违,决须断绝文字语言,有为圣道,独一净处,自证道果也”,可是自己总也做不到。

  六祖也说:“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需参禅”。因为自己的心还不能全平,所以不得已要靠戒律来维护自己;而自己的行还不能全直,所以要在禅堂里苦捱。今天偷得一时闲跑出来,遇到一位居士,本想开怀笑一笑,结果却让我笑不出来,为什么呢?因为这位居士给我讲他遇到了现代佛教演绎的“皇帝的新装”。

  这位居士问:“《地藏经》*可不可以晚上诵?”我知道这又是一个执著的居士,所以就跟他说:“如果晚上不能诵,我们的白天在美国是晚上,那么你什么时候诵呢?”,他很紧张地说:“有个庙里的师父说‘只能在白天诵,’而自己白天又没有时间,所以很为难。那个师父很有‘功夫’,他正在空中修一座药师殿,我还为他捐了一万元。”。

  “空中修药师殿?”我听得很纳闷。树上?高崖上?悬空?我脑袋里划过无数的想象,我不由得问他:“这位师父在什么地方?空中修大殿一定很难,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样的环境呢?”。他说:“不是啊,就是在平原上。而且没有功夫的人是看不见的,只有有功夫的出家人才能看得见”。我顿时想到皇帝的新装!

  可怜的“有功夫”的“出家人”!功夫怎么就用在建空中药师殿上去了!更可怜的居士,连殿都看不见就稀里糊涂进行捐助。我们佛弟子真的就和永明延寿禅师说的:“不观空以遣累。但取空而废善。不达有以兴慈。但著有而起罪”一样?

  交谈中,我才知道这位居士的儿子得了白血病,他为孩子做功德不惜一切代价,不仅为了孩子而吃素、诵《地藏经》,还到处为了孩子捐款捐物。我不忍心告诉他“皇帝的新装”的事情,只好告诉他说,自身的力量是最强大的。让他的孩子不要老是想着病(为此写了《纠缠》这篇文章);要相信自己一定能够面对病魔;要相信佛的实、德、能真实功用;要按时带孩子去医院治疗;少去外边到处跑;多在家念经;教孩子打坐等等。

  我深深知道“正法威猛,圣教圆融”这八个字的力量。如果没有威猛的正法,圆融的圣教保持不了几天,所以佛陀入灭的时候要我们以戒为师。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正法久住,才能杜绝类似“皇帝的新装”这样的事情。只有正法久住了,才能大行菩萨之道,大开方便之甘露法门,帮助天下受苦之人。

  其实有的时候也不见得表演“皇帝的新装”的人就是出家人。因为我就见过一个很有名的古庙,因为要进行文物保护而没有住出家人,但是在对外开放的时候就有表演人员打扮成出家人的模样,为游客吹打唱念,以便得到额外的收入,而游客却是绝对分辨不出来的。所以佛教在这样的环境下被误解得越来越深。

  说到这里,不由得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所接触的“一指禅”(见附录)。一直到二三十年后学了佛,才知道佛教的“一指禅”是俱胝和尚接引学人的方式,和自己当年接触的靠一根手指头倒立的“一指禅”不沾边。我想,如果把这个问题拿出来让社会大众回答,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还会认为“一指禅”就是用一根手指头倒立。

  所以正法的宣传非常重要,希望社会各界多多关心佛教的正法的宣传。不要让真正“一指禅”这样的公案埋没,更不要再演绎像“皇帝的新装”这样的事情。让正法上电视、上电影、上网络,让更多的人了解佛教,让佛教的智慧消除更多人的烦恼直至了生脱死,让古老的佛教文化,利益苦难的大众。只有正法的宣传在社会大众中普及了,才能真正杜绝类似“一指禅”和“皇帝的新装”这样的事件!阿弥陀佛!

  附录

  金华俱胝和尚悟道因缘[1]

  婺(wù)州(治所在今浙江金华)金华山俱胝(zhī)和尚,杭州天龙和尚之法嗣。刚开始住庵的时候,有一位比丘尼师父,名叫实际,前来参礼。她戴着斗笠,手执锡杖,围着俱胝和尚绕了三匝,说道:“道得即下笠子。”如是问了三遍,俱胝和尚均无言以对。于是,尼师拔腿便走。

  俱胝和尚道:“日势稍晚,何不且住?”

  尼师道:“道得即住。”

  俱胝和尚又无言以对。

  尼师走后,俱胝和尚慨叹道:“我虽处丈夫之形,而无丈夫之气。不如弃庵,往诸方参寻知识去。”

  当天晚上,山神告诉他说:“不须离此。将有肉身菩萨来为和尚说法也。”

  过了十多天,果然,杭州天龙和尚来了。俱砥和尚连忙顶礼迎请,并把实际比丘尼前来问难之事,详细地告诉了天龙和尚。天龙和尚听了,随即竖起一个指头给俱胝和尚看。俱胝和尚当下大悟。

  从此以后,前来参学的人,凡有所问,俱胝和尚都竖起一个指头来接引,没有什么其他的言语提唱。

  当时,俱胝和尚手下有位供过童子(又称供过行者,寺院过堂或上供时,专门负责分配饭羹茶果灯香花烛的行者),生得非常机敏伶俐。他经过长时间的暗中观察,发现俱胝和尚接引所有的信众,都竖起一个指头,因此他觉得接引人挺容易,并不是什么难事。于是私下里,常常趁俱胝和尚不在家,凡有人前来参问,也学着俱胝和尚的样子,竖起一个指头。

  天长日久,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于是就告诉了俱胝和尚,说道:“和尚,童子亦会佛法,凡有问,皆如和尚竖指。”

  俱胝和尚听了,决定勘验一下童子,看他是真会佛法还是假会佛法。于是,有一天,他在装袖里暗藏着一把刀子,把童子叫到跟前,问道:“闻你会佛法,是否?”

  童子回答道:“是。”

  俱胝和尚便问:“如何是佛?”

  童子便竖起指头。俱胝和尚突然从袖子里拿出刀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削掉了童子的指头。童子负痛,嗷嗷地哭着,从方丈室往外跑。

  这时,俱胝和尚在后面大声地召唤童子的名字,童子便回首看。

  俱胝和尚问:“如何是佛?”

  童子一听,本能地举起手,却发现指头不在,当即豁然大悟。

  于是,俱胝和尚便把自己的法传给了童子。

  俱胝和尚临入寂的时候,曾告诉徒众道:“吾得天龙一指头禅,一生用不尽。”

  说完,便奄然而化。

  [1]摘自明尧、明洁编著《禅宗大德悟道因缘》。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