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宋僧元净遗事 陆·尺牘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思想 2020-02-09 221 0

  宋僧元净遗事 陆·尺牘(选自《东坡集》)

  久不奉书,愧仰增深。比日切惟法履佳休。某忝冒过分,碌碌无补,日望东南一郡,庶几临老復闻法音,尚冀以时,為眾自爱。(以下俱翰林。)某向与儿子竺僧名,迨於观音前剃落,权寄緇褐。去岁明堂思已奏授承务郎,谨与买得度牒一道,以赎此子。今附赵君賫纳,取老师意剃度一人,仍告於观音前,略祝愿过。悚息悚息。

  某少有微愿,须至仰烦,切料慈照,必不见罪。某与舍弟某捐纳乙百疋,奉為先君霸州文安县主簿,纍赠中大夫,先妣武昌郡太君程氏,造地藏菩萨一尊,并座及侍者二人。菩萨身之大小,如中形人,所费儘以此绢而已。若钱少,即省鏤刻之工可也。乞為指挥选匠便造,造成示及,专求便船迎取,欲京师寺中供养也。烦劳神用,愧悚不已。

  某啟:法孙至领手教纍幅,伏承道体安康,以慰下情。前此所惠书信皆领无状,每荷存记,感作亡已。真赞更烦刻石,甚愧不称。维摩赞近杜介刻,脱却数字,好笑,好笑!唯金山石本乃是也,信口妄语,便蒙印可,罪过,罪过!闻老师益健,更乞倍加爱重,且為东南道俗归依也。某衰病,不復有功名意,此去且勉岁月,纔得个退缩方便,即归常州住也。更告法师為祷诸圣,令早得归為幸。此是真切之意,勿令人知,将為虚偽。迫行冗中不宣。杭州还朝。

  某啟:别来思仰日深,比来道体何如?某幸於闹中抽头得此闲郡,虽未能超然远引,亦退老之渐也。思企吴越诸道友,江山之胜不去心,或更送老请会稽一次,老师必能為此一郡道侣少留山中,勿便归安养,不肖更得少接清游,何幸如之!惟千万保重。不宣。(以下俱颖州。)近日百事懒废,寝食之外,颓然而已。写此数纸书,一似小儿逃学。来人催迫,日推一日,相知惠书皆不能答,如相怪,且為道此,意老病不足责也。

  《杭州与大觉禪师书》:某啟:奉别二十五年,几一世矣。会见无时,此怀可知。到此欲奉书,因循至今。辱书,具审起居安隐。南方耆旧雕落,惟明有老师,杭有辩才,道俗所共依仰,盖一时盛事。比来时,得从辩才游,老病昏塞,颇有所警,发恨不得一见老师,更与钻磨也。岁暮山中苦寒,千万為眾自重。不宣。

  《跋旧与辩才书》:軾生平与辩才道眼相照之外,缘契冥符者多矣。始以五年九月叁十日入山,相对终日,留此数纸。明年此日,在颖州作书与之,有少留山中、勿便归安养之语。而师实以是日化去,又明年,其徒惟楚携此轴来,為一太息。五月十一日书。

  《颖川与参寥书》:两得手书,具审法体佳胜。辩才遂化去,虽来去本无,而情钟我辈,不免凄愴也。今有奠文一首,并银二两,託為致茶菓一奠之。颖师得书,且喜进道纸尾,待得闲写去。餘惟万万自重。又文曰:孔老异门、儒释分宫。又於其间,禪律相攻。我见大海,西北南东。江河虽殊,其至则同。虽大法师,自戒定通。律无持破,垢净皆空。讲无辩訥,事理皆融。如不动山,如常撞鐘。如一月水,如万窍风。八十一年。生虽有终。遇物而应,施则无穷。我初适吴,尚见五公。讲有辩臻,禪有璉嵩。后二十年,独餘此翁。今又往矣,后生谁宗。道俗欷歔,山泽改容。谁持一杯,往弔井龙。我去杭时,白叟黄童。要我復来,已许於中。山无此老,去将安从?噫参寥子,往奠必躬。岂无他人,莫写我胸。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