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与祖师同行 叁 佳人独自知 桂花禅香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思想 2020-02-09 264 0

  与祖师同行 叁 佳人独自知 桂花禅香

  出得禅堂,迎面袭来一阵桂花香,身心因之愉悦。又觉得香得好霸道,心情转而为之一沉。不禁想起文益禅师的诗:“拥毳对芳丛,由来趣不同。发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艳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自己号称知道“空”了,怎么还能感觉到桂花香的霸道呢?继续找下去,发现原来是时间霸道了自己的心情:时间,就像桂花的香气一样从自己身边匆匆流失,真是“扑面晚风空送岁,无奈白发落花红”。

  从柏林寺来四祖寺半年了,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真是惭愧万分:该看的书没有看完,该做的功课基本没有完成。在四祖寺应该算是清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时间不够用。检查自己是否有懈怠的地方,好像也没有。仔细查查时间跑哪里去了,发现因为四祖寺常住各种活动安排得比较紧,再加上自己在禅堂呆的时间多了一些,所以时间流逝得就像桂花香一样的霸道,挥也挥不去,逃也逃不开。把时间留住,更是妄想。

  时间是公平的,每人每天二十四个小时,不管你怎么使用,你都是这二十四小时。使用得好的人叫会把握生命,使用得不好的人叫浪费生命。赵州和尚是用得好的人,他说:“老僧使得十二时辰,你们被十二时辰使。”虽然自己也想“使得十二时辰”,但是因为自己还未经过赵州和尚那样,四十年除了二时斋饭是杂用功的阶段,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被十二时辰使的好。

  尽管自己还被十二时辰使唤,却也想好好利用有限时间,所以常常把“奋志不知寒夜永,笃行那觉暑日长”挂到嘴上。然而即使是这样也只是表面上的勤奋,效果却不甚理想。到底应该怎么样使得这十二时辰呢?不由得对古德未达时,被十二时辰使得的公案探究一番,我想起了雪峰禅师*经历鳌山之事悟道的公案:

  雪峰禅师与岩头禅师*一起送信,他们走到湖南鳌山时,为大雪所阻,住在一家客店里。岩头禅师整天清闲得很,不是游玩,就是睡觉,而雪峰禅师却天天坐禅。

  有一天,太阳都升起很高了,岩头禅师还卧床不起。雪峰禅师看了很不满,就大声喊着:“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快起!”

  岩头禅师懒洋洋地应道:“你喊什么?”说着,翻了个身,又要睡去。

  雪峰禅师见状很不高兴,嘟嚷道:“同个懒鬼一起云游,真是个累赘!一到这里,他只知道睡觉!”

  岩头禅师睁开眼,回敬道:“你呢,每天盘腿坐在床上,活像土地爷,今后恐怕要误人子弟的。”

  雪峰禅师诚实地指着胸口说:“我这里还不安啊!”

  岩头禅师一骨碌爬起来,说:“原来如此!那就把你的见解讲出来,对的,我为你印证;不对的,我为你破除。”

  于是,雪峰禅师把他如何在盐官禅师那里入门,如何读了洞山悟道偈后深有感触,如何向德山请教最上宗乘事,反而挨了一棒子,如何像一叶小舟飘然无着等,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岩头。

  于是岩头禅师开示说:“你要知道,从门入者,不是家珍。”

  “我以后该怎么办呢?”

  “让一切言行都从心里流出,方可顶天立地而行。”

  雪峰禅师言下大悟。

  这个公案让自己喘了口气,知道以后只管用功,管他什么“发白花红、朝露晚风”,总有一天也会有人告诉我:“从门入者不是家珍!”喘歇之余,发现原来桂花香还是会使自己的身心愉悦的,禅堂的环境还是会使自己减少杂用心,所以头发该白就让它白好了,桂花飘香就随他香去,“奋志不知寒夜永,笃行那觉暑日长”该念就念吧。时间嘛,该溜就溜吧。

  * 延伸阅读 【雪峰义存】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