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禅宗网微信公众号

画中人

禅宗网禅宗网 禅宗文化 2020-02-09 22 0

  因僧写师真呈师,师云:“若似老僧,即打杀我;若不似,即烧却。”

  ――语出《赵州禅师语录》

  时光重重叠叠,枝枝叶叶团团如盖。风止云栖,庭院中的柏树,苍翠的颜色中一丛新绿抽出嫩嫩的枝条,旧枝正渐虬劲,新枝方显青绿。一棵树,一棵树,错落成林。禅师手中的念珠,一顿一顿地数着岁月,来是百八,去也是如此。已经许久没有南来北往的禅和子来参问西来意,赵州禅师却从不寂寞。

  赵州禅师的眼睛移向窗外高迥的天空。

  风吹树摇,枝枝叶叶藏满心事的鸟,朴楞楞飞出来。云自徘徊天自青,一切相安无事。禅师眼睛里的世界,是透彻的,世间事、身外事,眼睛都看到了,可是眼睛为什么看不到它自己?

  这时,门外有僧,手执卷轴轻声语:“阿弥陀佛。”

  赵州禅师注视来人。小侍者接来人递上来的卷轴,轻轻打开。

  哦,好一幅赵州禅师画像。

  画中的赵州禅师正目光炯炯地看着画外的世界。

  小侍者顽皮地盯着画像,再回首看看在禅椅上端坐的赵州禅师,满脸笑意,将画恭敬地呈给赵州禅师。

  赵州禅师看了一眼,淡淡一笑。

  世间事,就因为我了几分的色、音、声的执著,才使人尽数沉入迷中,生死轮回,不能自知。《金刚经》上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那佛性,就在于每个人眼睛不愿注视、心不愿想象的地方。只是因为习惯于人、我、众生、寿者的分别,才睁着眼睛也看不到。这一幅神肖的画中人,不正是如此吗?

  试问这世间,因缘和合的我,哪一个不是我,哪一个又是我呢?

  赵州禅师问画僧:“仁者,所画是谁?”

  画僧惊诧回道:“我画的是您哪。”

  “画的是我吗?”

  画僧更惊诧。

  佛法是画不住的。若是画出了空,这空什么?若是画出了有,有的又是谁?世间事,不过是六尘影事。佛在殿里,也在每个人心头,任你省悟也如此,无明也如此。

  “如果仁者画的是我,那是在打杀老僧了。”

  画僧脸上布满不解。

  “画中人当然不是端坐的老僧,仁者,将这影尘幻事烧却吧。”

  窗外一阵轻风,柏树摇过又静下来。天高云淡或者天阴云密,柏树总还是柏树。苍天之苍,你画得出吗?飞鸟之飞,你画得出吗?人生来往如客尘,一切的生死无常,偏执个色相干什么?空无有形,因有成空。生生死死,世事变幻,如天上流云。

  生命如斯,谁的画笔能画得住啊!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